手机观看影音先锋影片的方法: |  点我查看方法 | 快分享,越多人同时下载速度越快!

莺声燕语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莺声燕语

  彭川卫被这群小姐弄得心花怒放,面对这些小姐他不知选择那个好。然而他又不能把所有的小姐都打了。

  最后还是那位让他看大腿的女子给缠住了,彭川卫跟那位风骚的女子进了包房。

  包房里的灯很暗。是一个瓦数很小的彩色灯,彭川卫跟着小姐左转右拐的走进了包房,这饭店的包房通道好像
地道战里的地道一样的复杂,彭川卫来到包房里已经晕乎了。

  进了包房,彭川卫就栽在床上。其实彭川卫躺的也不是啥床,那是有木板临时搭的床,床上有被褥和小姐的衣
服,显然小姐平时在这张床上住。

  「大哥,你等一会。我洗洗,」

  小姐温柔的说。「你洗吗?你如果洗我给你打水去。并且帮你洗。」

  「那好,」

  彭川卫非常高兴,没想到还有这项服务,他乐滋滋的望着这位迷人的小姐,小姐身着一个吊带裙,是黄颜色的,
吊带裙很短,几乎将她所有的雪白细腻的肌肤都裸露出来了。

  藕似的臂膀,动人的乳沟,光洁丰腴的大腿,使彭川卫欲罢不能。心速加快,他从后面抱住小姐,将手伸进真
空的胴体,一顿乱摸,小姐身体有了异样的应,她哼唧的呻吟几声,然后十分强硬的把彭川卫的手拿开。

  「我去弄水去。」

  小姐挣脱了他的纠缠,彭川卫有点余兴未尽,又贴了上来,说,「忙啥的。在温柔一会儿。」

  小姐用她的兰花指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心急吃了热豆腐。」

  然后从他身上下来,猫腰在床底下拿出一个红色的塑料盆,便袅脲婷婷的出去了。

  彭川卫非常开心的陶醉在小姐的温情中,此刻他的心理发生了变化,这找小姐似乎比找小姘强,因为这不需要
感情投资。只要付费她就为你服务。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烦,现在真好,啥都可以用钱买到,包括不要脸的事,在钱
的淫威下,都是那么冠冕堂皇的可以登堂入室了,包括性服务。

  彭川卫想起了刚才在武斗煤矿见到的那位风情万种的女人刘美丽,如果也能用这种简单的方式为他性服务该多
好啊。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这样的女人无论对谁都一样,她们不管你是谁,只要钱到位跟谁都会把腿劈开的。

  因为刚才来了几个农民工,虽然他们邋里邋塌,个个贼眉鼠眼的,但他们的到来,这些打扮入时,花枝招展的
女人像一堆苍蝇似的将这些农民工围个水泄不通,唧唧喳喳,莺声燕语的讨好他们,希望他们能打她们,彭川卫看
到这个场面十分震惊,心想这写女人想钱都想疯了,就是再缺钱,咱们城里的女人也不能让农民工×啊。

  于是,彭川卫大喝道,「都他妈的别煽情了,」

  小姐跟新来的嫖鳓面面相觑的望着彭川卫「今天所有的小姐我都包了。」

  彭川卫说,「你几个请回吧。一会儿小姐们等着拿小费吧。」

  所有的人们都被彭川卫的举动弄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连跟彭川卫一起来的武斗都莫名其妙。

  「小姐们咱都是城市人,」

  彭川卫继续说。「就是咱再贱也不能让这群农民日啊。」

  彭川卫的话把所有的人都逗笑了,尤其是小姐们她们笑的前仰后合的。

  「什么完意。」

  一个农民工打扮的人不满的说。「你装那棵葱,跑的妓院来当护花使者来了,这些小姐就在干这个的,她们愿
意让日,与你有鸡巴关系?」

  他的话引起了哄堂大笑,彭川卫有点架不住了,「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活了。」

  说着他就冲着那个男人过来了。

  彭川卫曾经是个火气暴躁的汉子,说打就捞的主,那容忍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佛他面子的人,他过来就照着那个
农民工的面门打了一拳。农民工当即就摔倒了。

  这时所有一起来的同伴都摩拳擦掌,蜂拥而至想跟彭川卫决一雌雄。

  「都给我住手。」

  武斗发话了。「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来的这些客人看到了武斗都乖乖的溜走了。因为这些工人都在武斗的矿上打工,他们认识武斗,其实他们来这
里找小姐还是武斗给介绍的呢。

  因为在武斗煤矿打工的人员都是外地的农民工,他们远离家乡在武斗的煤窑里下井实属不易。而且都是单身,
身边没有女人,往往工人们在他这儿干几有月就想家,其实说想家也不全面,他们主要的是想家里的女人。

  于是武斗绞尽脑汁,想出来个两全其美的想法,他跟这家饭店联合,让饭店老板为他煤矿工人提供小姐,饭店
老板当然高兴,现在啥生意都不好做,包括小姐,于是他们横向联合起来。

  但很快就出现了问题。因为武斗并不按月给工人们开资。他们找小姐的钱就很紧巴,他们就找武斗,希望他给
他们解决他们暂时的鸡巴的问题。

  于是武斗找饭店老板,希望对他的工人找小姐可以赊帐。

  饭店老板目瞪口呆,「武矿长,这个还有赊的?」

  武斗给他扔过去一根高档的香烟。「现在啥都的更新,找小姐赊帐是未来的趋势。你放心,这帐不会黄的。」

  「武矿长,你我还信不着吗?」

  老板点燃了武斗给他的烟,贪婪的吸了几口。「我是觉得这件事稀罕。」

  「这样吧。」

  武斗说。「只要是我矿上的人,你就尽情的赊,到我那开资时,你就打发小姐,到我那去算帐,我从他们工资
里给你扣。你看咋样?」

  「既然,你说话了,只有这样了。」

  老板说。

  就这样在武斗煤矿打工的工人们,经常来到这家被武斗指定的饭店里找小姐,到开资知,武斗煤矿里又有了那
一番景观,那不再是黑脸的男人,而多了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们,这些女人就是来煤矿找嫖客结帐的小姐们。

  在工人们开资时,武斗就告诉他手下胳开资的人员,小姐费不能含糊,坚决扣下,无论工人啥理由,这个费的
不能托的。

  于是武斗煤矿开资时,就多了花花绿绿的女人们,这个美丽的风景点缀着死气沉沉的煤矿,使煤矿热闹非凡。

  这些工人们闲班来到这家饭店想潇洒一回,却碰上了彭川卫,于是发生了斗殴,幸亏武斗在场才平息的这次风
波。

  彭川卫躺在饭店包房里难道床上,等待着小姐。

  小姐一阵风似的闪了进来,黄色的吊到裙乍泄春色。小姐端着一盆水进来。径直的来到彭川卫跟前,一股浓浓
的脂粉的香味飘进彭川卫的鼻空里,使他精神一震。心花怒放。他心猿意马的凝望着进来的性感的小姐。

  「来,大哥。我给你洗洗。」

  小姐放下红色的塑料盆,温情款款的问着他,一双大眼睛波光闪闪的。

  彭川卫慌忙的下床。小姐凑了过来,就去解他的裤带。

  彭川卫享受着被女人扒光的感觉,他觉得总给女人扒衣服有些麻木了,偶而被女人扒了也是很爽的。

  女人扒光了彭川卫掏出他那物件,就用盆里的温水洗了起来。彭川卫感受的温水的舒展和女人手感的灵性。

  一各强烈的欲望囊括他的周身,使他非常的冲动,在女人手里的东西不安分的淘气了起来。

  「老实点。」

  女人在他那上面拍了一下。然后嫣然一笑,非常妖艳。

  他的那个东西并没有因为女人的呵斥而底下头,反而更加嚣张的勃了起来。

  「没出息,」

  女人用她那好看的眼睛堪着他。由于女人低着身子,彭川卫顺着女人雪白的乳沟望下去,却看到她那像樱桃一
样红的乳晕了。

  彭川卫被这个女人撩拨的热血沸腾起来了。但他又不忍心破坏被女人搓洗的惬意。他闭幕养神着享受这种从未
有过的快感。

  「小姐,你叫啥名字?」

  彭川卫问。

  小姐扬起了头,嫣然一笑。「我叫小红。大哥,你就叫我小红好了。」

  「小红,下次我来还找你。」

  彭川卫说。「你的服务真到位。」

  「谢谢大哥的夸奖。」

  小红讨好的望着彭川卫,「对我的服务满意吗?」

  「当然。」

  彭川卫说。「你真讨人喜欢。」

  「我会让你非常的爽的。」

  小红说。

  彭川卫一把将小红拽到怀里。小红两张湿漉漉的手奓着,彭川卫抱住她的腰。由于她的两只手上有水,护不到
她的身子,彭差卫大张旗鼓的在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在她那真空的地带抚摸起来。

  她那饱满的乳房是他揉搓的岁像,男人似乎都对乳房情有独钟。无论是母亲的乳房还是女人的乳房,无论男人
多大岁数,似乎都没有断奶似的,只要看到乳房就要吮上几口。所以男人在攻击女人时首先进攻她的乳房。

  彭川卫也不例外,他将小红的黄色吊带裙掀了起来,高耸雪白的乳房呈现在他的面前,现在搂个女人真是件稀
松平常的事,彭川卫在心里嘀咕着,这要是在那个时代,别说这位比他小了十多岁的女人,就是同龄的女人也没有
这么随便的,看来真正的开放了,「大搁,你放开我。」

  小红在他怀里扭着身子。撒娇的说。「我还没洗呢。」

  「不用洗了。」

  彭川卫边亲吻她的身体边说。「我不闲你脏。」

  「大哥。我是为你好。」

  小红在他的亲吻下哼哼唧唧的说。「万一得病了我可担待不起,大哥,你是个好人,我不想害你啊。」

  彭川卫被小红的话所感动。他爱怜的吻了吻她粉红的腮。「那你就去吧,我等着你,好吗?」

  「好的。」

  小红像一阵风似的又飘了出去。

  彭川卫期盼着小红快点回来,等待是漫长的,尤其等待美丽的女人更加漫长。彭川卫就跌进去了这个漫长。

  哧溜。小红又端了一盆水进来了,她将那盆水放在地儿中央,撩起黄色的裙子,哗啦的洗了起来。

  小红裙子里啥也没穿,甚至连内裤都没穿,彭川卫看到你那雪白的大屁股是那么是性感,诱人,体内升腾本能
的欲望。

  彭川卫来到小红跟前。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小红。

  「大故,你干麻?」

  小红脸色绯红,十分迷人。「看地人家怪不好意思的。你去一边呆着去,等我洗完再陪你。」

  其实小红非常回拿情,就她这些伎俩就把彭差卫搞得服服帖帖的。

  小红虽然表面上不好意思,但她的手并没有停留下来,依然哗啦的洗个不停,勾引着彭川卫。

  彭差卫已经被小红这个小妖精勾引的不能自己,他来到小红跟前,往她下边瞅瞅。

  小红娇羞的说。「大哥,你干啥?看啥看啊。不许看。」

  彭川卫干脆蹲了下来。将手伸进湓里,帮她洗了起来。他时不时的将他的手伸进她的门里,为她清洗开来。弄
得小红咯咯只笑。

  彭川卫的手游走在房间里,那里温热而又潮湿。手感非常是美妙。

  小红被他弄得春情荡漾。不停的哼唧起来。

  「大哥。你这是干啥?」

  她抬起屁股躲着他的侵略,然而,她很快就被他给捉住了,帮她洗了起来,小红做了小姐这么多年。还从来没
有一个男人给她洗过那儿,他们都闲她脏,拿她不当人,像彭川卫这样对她痴情的还真没遇上过。

  小红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温情,「大哥,你真好。」

  彭川卫将一只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腰,一使劲将她抱起,不小心将手探进了她的身体里,
体内流淌着一条汹涌的河流将他的手给打湿。

  彭川卫将小红抱了起来,无意间触到了小红最隐秘的地方,然而那里好像蓄满了水。彭川卫不经意的一触,却
轻松的触进了她的体内,她的体内像潮水一样向他汹涌的起来。他的手似乎进入一个贝壳里,感到里面的温润和湿
润,「小红,你真是个风骚女人。」

  彭川卫俯在她耳边轻声慢语的说。

  彭川卫已经把小红放在床上,但没有放好,小红两条光滑的大腿耷拉在床沿下,像两这个白藕来回摆动着,非
常撩人。

  「大哥,我好吗?」

  小红那双明亮的眼睛幽幽的看着他。

  「好好,太好了。美人。」

  彭川卫俯下身子,趴在她那充满肉欲的活色生香的身体上,小红在他身下扭动着肉感的身体。嗲声嗲气,十分
勾魂。

  彭川卫的手在她身上忙乎了起来。又掐又拧把小红弄得不停的惊叫。

  彭川卫心旷神怡的陶醉在美人的情色之中。小红更加风情,非常放肆的跟彭川卫做了起来。

  小红知道咋样利用自己的情色,她夸张的呻吟,厚颜无耻的放纵自己的欲望,使彭川卫在别的女人身上从没有
体验过的刺激。在小红身上体验到了。

  刚开始彭差卫玩弄小红,后来就成了小红玩弄他了。

  彭川卫撩起小红的黄色吊带裙,小红居然啥也没穿,雪白性感的身体凸显出来。十分惊艳。刺激。

  彭川卫望着这诱人的身体。身体异常起来,男性的荷尔蒙汹涌起来。使他情不自禁的勃起。

  「这一身浪肉真消魂。」

  彭川卫在小红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小红夸张的尖叫。更加刺激了他的欲望。他像一个饥渴的婴儿寻找她的乳房,希望在它那里吸吮到甘甜的乳汁。

  彭川卫将头埋在她两个硕大的乳房里,贪婪的吸吮。似乎那里有他渴望的宝藏。不停的挖掘。

  小红浑身抖动着,承受着他的稀罕,有是时候稀罕也是一 种酷刑。必须谦让的承受,现在小红就是,彭川卫
不知深浅的爱抚,把小红弄得很痛。她不忍心在这美好的时候拒绝他的爱怜。爱有的时候也是一种伤害。

  彭川卫在小红的春色挑逗下,欲望达到了顶点,他情不自禁的进入她的身体,但很快就被她吞噬了,因为她已
是浩淼幽深的大海了。

  其实别看彭川卫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可是他的性功能在减退。

  彭川卫很快就不行了,沮丧的瘫在床上喘着粗气。

  小红很懂风情,知道此时的男人最需要安慰。让他们从刚才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

  于是小红俯下身,在他的大腿之间亲吻起来。

  彭川卫本想放弃这次做爱,因为这次做爱以他失败而告终。可是小红温柔使他从新看到了希望。

  小红叼住他的物件,尽情的吸吮开来……使彭川卫无比的畅快。他也将脸埋在小红的双腿之间,贪婪的亲吻。

  他的举动使他感到很意外,他咋能跟小姐做这个,小姐向来都是很脏的,如果他得了脏病咋办?

  想到这他忽然出了一身的冷汗。便不再像刚才那么热情了,但他还不敢将正在陶醉的欲望中的小红放弃,那样
会让小红伤心的。

  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亲吻着她。小红似乎没有观察到他的变化。依然忘情的稀罕着他,这使彭川卫很感动。

  彭川卫在小红的蛊惑下又行了。他慌忙把小红腿倒,提刀跨马,跟小红短兵相接了起来。

  直杀的小红丢盔卸甲,片甲不留。

  经过一常酣畅淋漓的撕杀,彭川卫有些疲惫,但他还是坚持离开这里,因为这个地方不是久留之地。

  彭川卫从包房里走了出来。然而他没有想到,当他来到大厅时,哪里候着许多小姐等着他给打小费呢。

  其实彭差卫把他说过的话忘了,这些小姐看到彭川卫出来,哗啦一下将他围个水泄不通。

  「大哥。你真是猛男,进去这么半天才出来。佩服。」

  一位浓装艳抹的女人奉承的说。

  「就是。」

  这时有小姐应道,「现在男人十个有八个阳痿。像大哥这样的亚洲雄风的并不多。」

  彭川卫被这裙女人忽悠的很得意。

  「大哥,你才出来?」

  武斗在这里等了他很久了。

  「是啊。」

  彭川卫说。「这儿很好,下次还来。咱们走吧。」

  「大哥,你等等,」

  这时那位浓装艳抹的女人过来了。「大蛤刚才你说过给我,们小费的来的,现在兑现吧。」

  彭川卫想了起来,因为那些农民工,他是说过给她们打小费。可是他啥也没做啊,这小费打的有点怨,「我说
了吗?」

  彭差卫狡辩的说。

  「当然说了。」

  小姐们都围了过来。「大哥,你说过的话要是不承认那多么的没有风度啊,男子大丈夫敢作敢当,说过的话就
得承认。」

  彭川卫没有想到这群女人这么难缠。都是见钱眼开的料,只好扔钱了事了。

  「彭董事长。」

  陶明敲开了彭川卫的办公室的门。

  「陶明啊。」

  彭川卫满脸堆笑的道,「稀客。快请坐。」

  陶明真的有很长时间没有来彭川卫的办公室了。其实最近他把彭川卫当成了傀儡。

  「彭董事长,我想让你主持召开全公司的股东大会。」

  陶明坐在沙发里,开门见山的说。「你看如何?」

  「为啥要我主持?」

  彭川卫莞尔一笑道。「你不是主持日常工作吗?我早就让闲了。现在不比当初了,」

  彭川卫阴阳怪气的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目空一切,还能把他这个日薄西山的老放在眼里。」

  「彭董事长,你抽烟。」

  陶明拿出高档香烟,从烟褐里抽出两颗,递给彭川卫一颗,自己点然一颗。「彭董事长,最近公司运作不好。」

  「是吗?」

  彭川卫佯装惊讶问。「公司一向运作的不是挺好的吗?咋会不行啊?」

  「咱们公司上市以来。股票一直不被看好。」

  陶明说。「而且最近好像有谁在吞并咱公司的股票。」

  「有这事?」

  彭川卫问。

  「董事长,你的股票不会对外转让吧?」

  陶明话锋一转,针锋相对的问。

  「陶明,你啥意思?」

  彭川卫不满的望着陶明,「你不会怀疑我吧?」

  「彭董事长你不会干这种事吧?」

  陶明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敲山震虎的一问。颇有分量。

  「你一直都在对我有戒心吗?」

  彭川卫说。「陶明,你可知道你现在这个总经理的职位是谁给你的吗?」

  「我是凭着竞争获得的,」

  陶明说。

  「我看你小子是个人才,」

  彭川卫说。「我才把你弄到我公司里来。没想到你是个白眼狼,早知这样何必当初呢?」

  腾飞公司的股东大会如期的在腾飞公司的会议事里举行。

  董事长彭川卫跟总经理陶明并肩的坐在主席台上,进挨着他们的就是经理花娟和庞影,等企业精英。

  这些企业精英都是花枝招展,风情万种的女性。她们的到来给沉闷的股东大会增添了情趣/ 「各位股东,大家
好。」

  陶明主持这次股东大会。「欢迎各位股东能来参加股东大会,今天开会主要讨论就是公司的未来生存问题,现
在股市波动的很厉害,咱们都在股市里的风险中徘徊。想要控制我公司的股份不再跌落,就要靠大家的鼎立相助了。」

  陶明喝了一口桌上的矿泉水,继续说。「这次风暴来势很猛,我怀疑有人暗箱操作,这个人一定是我公司内部
人。」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即使这个人不是我公司的人,他也跟我公司里的人暗中勾结,获得我公司的情报,好对咱们暗中下手,手段
残忍,来势汹汹、」陶明滔滔不绝的说 、会议室突然静了下来。人们面面相觑。都在琢磨陶明的用意。

  「下面有彭董事长讲话。」

  陶明带头鼓掌,会议事里响起了稀薄的掌声。

  「股东们,」

  彭川卫说「股市投资是有风险的。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开这个股东大会,就是要告诉大家,我公司正面临的困境,
股票在走低,股市风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我来给大家打预防针。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假如你们这些人一夜之内
一贫如洗了,好有个心理承受能力。」

  彭川卫的讲话,使底下的人们哗然,他们在揣测着彭川卫的意图,难到公司真的不行了吗?公司的股票真的不
值钱了吗?他们可是都入了股的,如果股票办成了废纸咋办?

  陶明没有想到彭川卫会这么跟股东讲话,这简直和是煽动股东们恐慌。早知这样他就不找彭川卫参加这个会议
了。

  开过这次股东大会,股东们开始关注股票了,看股票的走势,发现股票不妙,赶紧的往外抛,谁也不想陪的太
多。都想把损失降到最低点。

  看来这次股东会议带给企业是副作用还是很大的,股市也怪,你越想抛的股票。它下跌的速度越快。

  陶明为了让股票坚挺起来,动用的他以前网络公司的资金,把股票暂时稳定了下来,武斗最进经常在证卷交易
所监视股票的的动向。他是低买高抛。

  「武斗,我公司的股票,如果再跌,你就大量的收购。即使是涨了也不能抛,懂吗?」

  「好吧。」

  武斗冷冷的笑。「大哥。看来你想把你公司弄个天翻地覆啊,你不把那个陶明折腾死,你是誓不罢休。」

  「我要他跟我张扬,」

  彭川卫咬牙切齿的说。「我要让他倾家荡产变成穷光蛋。」

  「大哥,你真阴险。」

  武斗说。「我看陶明是死定了。」

  「谁让他不知深浅跟我得瑟。」

  彭川卫咬牙切齿的说。「我要让他见鬼去吧。」

  「大哥,我再投点资金,」

  武斗说。「把他彻底打败。」

  「好,武斗,」

  彭川卫说。「如果这次能把陶明赶出腾飞公司,总经理就是你的了。」

  「谢谢大哥。我一定努力。」

  武斗说。

  「花娟,你说咱们能坚持下去吗?」

  陶明把网络公司的大量的钱都投进了腾飞公司。这个公司像着了火似的沙漠一样,再多的水,到上面有会蒸发
掉的。所以陶明的投资简直就是杯水车薪。泥牛入海。很快陶明就坚持不住了。

  「陶明,我发现在咱们身后藏着的这个敌人太强大。」

  花娟说。「我估计就凭咱们的势力很难跟他们抗争。」

  「那咋办啊?」

  陶明说。「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华灯初放,夜色阑珊,陶明跟花娟慢步的街头小路上。晚风徐徐吹来。撩起花娟黑地白花的裙子。非常动人。

  经过一天的闷热和浮躁,人们更加渴望傍晚,这都市的广场和花园里,到处都是休闲的人们,陶明跟花娟也融
进了这些休闲的人流中。

  「花娟,这些年咱们一直很忙。」

  套明说,「忽视了眼前的美景。譬如这儿,这是多么美丽的地方,咱们来过吗?」

  「是啊。」

  花娟颇有感慨的说。「这些年咱们错过多少美丽的景色 ?」

  「陶明,听你的话的意图,你想隐退?」

  花娟问。

  焘明跟花娟来到喷水池的旁边。水柱带着灯柱和音乐欢畅的飘舞。都市的也色是那么的美丽和迷人。

  彩灯飘飘,霓红满面是都市夜晚的一大特色。游人如蚁,一对对情侣手牵着手,依偎在一起,他们享受着都市
迷人的夜晚,都市的夜晚就像一个浓装艳抹的女人,性感动人,活色生香。

  就在花娟跟陶明陶醉在这美好的夜色里时,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花娟他们面前一闪而过。

  黑头,花娟在心里喊着,一种不样的预感涌上心头。

  刘美丽送货上门使彭川卫感到意外,他在心理琢磨着刘美丽不过如此,这一切还不是冲着经理这个职务去的。

  女人啊女人,彭川卫感慨颇深。他想在这个女人身上好好的展示他地位和威严,所以他要好好享受一下高高在
上的滋味。

  彭川卫将刘美丽摁在他办公室里的床上,这张床不知被他睡过多少个女人,床是女人命运的转折点,无论什么
样的女人,都摆脱不掉床的情结。

  床有的时候会给女人带来幸福和甜蜜,有的时候也让女人痛苦不堪。

  刘美丽在这张污秽的床上放浪情怀,她其实是为了讨好彭川卫,每每想起自己眼看着就是经理了,心情就格外
舒展。而且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的,她要报答他,所以她使出浑身的解数想让他快乐,刘美丽浪态百出,
风骚无限。自己将自己扒光,刘美丽娇艳的肉体使彭川卫乱了性,他像饿狼一样的扑上去,他太渴望发泄了,渴望
占有了,彭川卫没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在他进入时轻慢的一叫。使他非常开心。他便浑身爽朗的做了
起来。

  彭川卫感到快乐的征服和侵略,在她的体内入进了天堂。他像牲口似的让刘美丽做着各种姿势,刘美丽厚颜无
耻的顺从着。

  彭川卫玩得很尽性,可是就是有点累,他现在有点体力不支。是刘美丽的淫声浪语和雪白动人的肉体支撑着他
的欲望,使它们没有痿下了。

  彭川卫从她身上下来,躺在床上。想歇息一会儿,刘美丽以为他又想起了什么花样了,撅着肥硕的屁股等待着,
次时他们做的正是从后面进入的,这个姿势彭川卫是从猪狗和驴马交配中受到启示的,心想既然人是动物的一种,
那么既然动物能的姿势人也能,包括做爱,起初刘美丽还有些羞涩,还不肯用这个姿势,她觉得太那个了,可是她
架不住他的纠缠,只好顺从。她今天来就是为了顺从他的,只要无限的顺从,她今天的使命就能实现,有的时候女
人比男人更能适应环境。

  「来呀!」

  刘美丽撅着肥硕的屁股做了一个鬼脸,非常淫荡和猥亵。

  彭川卫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淫荡。这是他玩个的女人中最淫荡的。他的心情非常舒畅。

  伸手在她那肥硕的屁股上抚摸了起来。刘美丽发出纲哼唧的呻吟声,使彭川卫心花怒放,「快点。死鬼,」

  刘美丽扭过头来,瞄了他一眼,浑身都是勾引就淫荡。「还等啥,是不是不行了?」

  彭川卫站了起来,凑上前去。啪啪的拍着她的屁股和身体,「干麻啊你啊,把我都弄疼了,轻点好不好?」

  彭川卫得意的笑了。但是他并没有受手,反而有持无恐放肆起来。

  转瞬间刘美丽雪白圆润的屁股被他打得通红,好像一片火烧的云彩。

  彭川卫发泄完了,有些轻松,也许这就是变态,总之他喜欢使紧的祸害女人,糟蹋女人。

  刘美丽像一只迷失方向的动物,在茫茫的森林里不知如何是好。

  彭川卫将刘美丽搬了过来,刘美丽顺势倒在他赤裸的身上。然后对他暧昧的一笑,十分勾魂。

  两个充满肉欲的身体胶着在一起。

  彭川卫抓住刘美丽的颈项往下摁,起初刘美丽没有明白他的意图,并不顺从他,跟他南辕北辙。

  刘美丽以为他让她在上面,所以她就趴在他的身上,结果却与他的愿望大相径庭,背道而翅。

  彭川卫再次摁刘美丽的头,刘美丽还是没有明白他的意图,此时刘美丽正脸对着脸在他是身上看着他。这种姿
势不是他想要的,他想矫正她这种姿势,所以就有些急噪,动作也变得粗野了起来。

  彭川卫搬着刘美丽,他想把她的头搬到下面去,他又不好明说,但他的愿望她没有心领神会。

  这让彭川卫很不安,他干脆直接的将她的头搬到他的大腿之间。面对他那个高耸的劣根。

  刘美丽睁着惊恐的眼睛不明就里的望着他,欲说还休。

  彭川卫发现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便来了直接的,他用手使劲的腿着她的身体,将她的头朝下推去,由于过于
唐突,彭川卫在往下推刘美丽时,刘美丽的粉脸不甚触到他那高高矗立的旗杆上,那上面粘着女人体内粘稠的东西,
溅了刘美丽一脸,使她非常恶心,她刚想跟他假,这个男人太操蛋了。但她转念一想还是忍了,不能因为一时的冲
动误了自己的前程。

  如果她发火今天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东流。她还是忍着完成没有完成的程序。

  然而彭川卫并不善罢干休。依然使劲的摁她的头,让她彻底趴在他的两腿之间。

  刘美丽一楞,但她很快明白了,他的意图,她强忍着恶心叼着他的那个东西,吸吮起来了。

  彭川卫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心满意足的笑了。因为终于有女人肯为臣服他的胯下了。

  「大哥,啥时候让我当经理啊?」

  完事之后刘美丽依偎在彭川卫的胸膛上,用她那温柔的小手抚弄着他。

  「这个……」

  彭川卫激情过后有些疲惫,他懒洋洋的说,「你等着安排吧。」

  其实彭川卫不想让刘美丽当经理,他对她的承诺只是一个诱饵,如果她真的上钩了。他又有些后悔了。因为刘
美丽并不懂他公司里的业务,虽然花娟不是他的人,但她业务精湛。可以独档一面。

  「大哥,你说过的话不想算数是吗?」

  刘美丽瞄了他一眼。「用完我拉倒,卸磨杀驴是吗?」

  彭川卫抚摸着她那光洁的身子。说。「美丽,你别多想,现在公司很复杂,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得把
公司里的一切摆平了再说。」

  「你就忽悠我吧。」

  刘美丽撅起了红嘟嘟的小嘴,十分动人。

  「那能呢?」

  彭川卫摸着她的屁股说。「我咋能忘了这么美妙的东西。」

  「缺德。」

  刘美丽娇嗔的道。

  虽然陶明没有了公司的股份,但他还来上班,因为公司现在并没有开董事会罢免他的职务。

  现在彭川卫见着陶明心里非常别扭。他把陶明叫到办公室,「陶明,现在你该退出公司了。」

  陶明在彭川卫的办公室坐下,彭川卫直截了当的说,「因为,你已经不是公司的控股人了。」

  「彭董事长,这一点你放心,我不会赖着公司不走的。」

  陶明说。「不过,有些事我到现在也弄不明白。我想弄明白再走。」

  「你指的是啥?」

  彭川卫拿出了香烟。「你来一支吗?」

  「当然。」

  陶明起身去接烟。然而点燃。说。「彭董事长那时你非常着急跟我合作,结果却是这个下场。现在你满意了吧,
似乎你想让我倾家荡产才好。我们没有啥仇吧?」

  「陶明你这话啥意思?」

  彭川卫慢吞吞的抽着烟,心不在焉的问。

  「我估计咱公司这次股票大跌就是你背后操纵的。」

  陶明分愤怒的说。

  「那是你的怀疑。」

  彭川卫说。「现在公司的控股人是武斗,他过了会儿就会来的,到时候你们交接一下,我希望你们正交接顺利。

  不要有不和谐的事情发生。」

  「彭董事长算你狠,我会记住你的。」

  陶明咬牙窃齿的说,其实这次陶明赔惨了,他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损失九百多万,这可是他这些年奋斗来的血汗
钱,转眼就没了,化为乌有,这种打击太残酷了,使他受不了,但生活中无论是啥,都得面对。

  「那好。」

  彭川卫莞尔一笑「咱们是朋友当然得记住啊。」

  「我还会卷土重来。」

  陶明说。「我不能就这么善罢干休的。」

  「好,我等着。」

  彭川卫皮笑肉不笑的说。「我这个人就喜欢竞争,我希望到时候你打败我。」

  「一定的,这一点上你放心。」

  陶明胸有成竹的说。「胜者君王败者贼。」

  这时候进来俩个人。彭川卫慌忙起身满脸堆笑着迎接。

  「武斗,你来了,」

  彭川卫问,「这位兄弟是?」

  「黑头。」

  武斗对黑头说,「这位是彭董事长」「你好,彭董事长。」

  黑头慌忙将手伸向彭差卫递过来的手。使劲的握着。

  彭川卫为了表达热情,也使劲的跟黑头握着手。「欢迎你们来。」

  黑头,这个名字太熟悉了,陶明想,忽然他想了起来,花娟那次就是找的黑头打的她老公冯明。据说黑头是黑
社会的,看来彭川卫真是下了血本。连黑社会的都找来了。

  其实陶明也是久闯江湖的,什么黑社会白社会的他并不怕他们,他曾经也是个游荡能够江湖的小混混。

  彭川卫跟来人寒暄以后,给陶明和武斗介绍说「这位就是以前的总经理陶明,这位是未来的总经理武斗先生。

  我这么介绍贴切吧?」

  武斗只跟陶明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陶明也效尤他的做法,很冷淡的点了点头,「陶明,你俩去交接吧。」

  彭川卫吩咐道。「陶明,现在已经这样了,我希望你一笔笔的把帐交代清楚。

  「好吧。」

  陶明站立起来,说。「武斗走吧,去我那里。」

  「好吧,」

  武斗跟陶明走了,武斗临走时对黑头说,「你就在这待着吧,等我。」

  黑头点了点头。便跟彭川卫交谈了起来。

  陶明跟武斗交接的过程进行了三天,这三天黑头天天跟着,他是武斗找的保镖,武斗知道陶明也是个人物,有
点不好弄,于是他就找了黑头,有的时候黑社会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的。

  可是没有想到,交接却是如此的素、顺利,虽然陶明在社会上还算有一号,但陶明讲究游戏规则,已经输了,
他就要为自己输的那部分埋单。

  「大姐,」

  有一天黑头在走廊里看到花娟,便喊道。

  花娟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急冲冲的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高跟鞋踩在水泥地面发车清脆的咯咯声。听到有人喊
她,她扭头一看,这一惊非同小可。

  黑头。花娟心里一沉。怎么会是他呢?他咋在这里,这一连串的问号,使花娟有些懵懂。

  「大姐,不认识老朋友了。」

  黑头嘿嘿的笑道,「别来无恙啊。」

  「你咋在这里?」

  花娟木木的问。

  「这里我就不能来了?」

  黑头诡秘的一笑。「我是跟我大哥来的。」

  「谁是你大哥?」

  花娟不解的问。

  「我大哥武斗。」

  黑头得意洋洋的说。「我大哥马上就要接管这里了。我是跟他来站脚助威的。」

  花娟想起了,公司最近在接交,她知道陶明被撵出了公司,不知道陶明以后会干啥去,总之他在公司的生涯已
经结束了花娟不想跟黑头纠缠,便说。「我还有事,你忙吧。」

  花娟转身刚想走,却被黑头叫住了。「大姐咱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好吗?」

  「不行,我还有工作。」

  花娟有些急噪的说。心想,你是什么吗东西,我怎么跟他在一起呢?做梦吧你。

  「大姐,你很够味。」

  黑头暧昧的一笑。

  「黑头,你放尊重点。」

  花娟生气的说。「你没事我走了?」

  「别介,」

  黑头说。「我还有事找你。咱们必须找的地方说。」

  「就在这说吧。」

  花娟有些不耐烦了。

  「这咋说?」

  黑头向四周瞄了一眼,然后诡秘的说,「这个事牵扯到你的个人隐私。」

  「我的。」

  花娟不解的问。

  「你有信?」

  黑头说,「把你电脑邮箱的地址给我,晚上我给你邮到你的电脑里。」

  「我没有邮箱,」

  花娟说,「是不是不想给我?」

  黑头说,「如果不想给我,我就把你的这些重要的资料在网站上公布,那的话,你一夜之间就会成了网络红人
了。」

  花娟有些犹豫,到底把邮箱给他好还是不给他好?

  「骗谁啊。」

  黑头说。「长期上网的会没有邮箱?鬼才相信呢?不给拉倒,你会后悔的。」

  花娟思量再三最后还是把邮箱给了他。

  晚上花娟回家的第一项就是打开电脑邮箱,查看邮件。她点开新邮件,却一下子蒙了。

  在她邮箱里,竟然有好几幅照片,都是她赤身裸体的照片。怎么会是这样?谁弄的?她啥时候拍这个了?

  花娟便仔细的观察起来这些照片来了,照片里的地放似曾相识。后来她看清楚了,照片是在宾馆里拍的。

  花娟想起来了,这些照片就是在她被黑头绑架那家宾馆里拍的。这么说,她被绑架那天黑头不但强奸了,还偷
拍了她。这个可恶的家伙。

  一股无名的怒火在花娟心里燃烧了起来。

  第二天黑头来到花娟的办公室,正好室内就花娟自己,「大姐,你看了电脑邮箱了吗?」

  黑头踱进办公室就问。「这里的环境不错啊。」

  「你想干啥?」

  花娟脸色阴沉似水的问。「想敲诈还我勒索?」

  「大姐,话不能说的这么难听,」

  黑头诡秘的一笑。「大姐我是为了你好,才没有把照片都传播。」

  「你从哪拍的?」

  花娟问。

  「这个不重要。」

  黑头无赖的一笑,「你不想让这照片到处飞扬吧?」

  「你啥要求,就直说吧,」

  花娟问。

  「我想跟你保持最亲密的关系。你看行吗?」

  黑头问。

  「你做梦去吧。」

  花娟说。「你简直就是人渣。」

  「不行咱们走着瞧。」

  黑头无耻的说。「我会让你没脸见人的。」

  花娟没有想到会遇见这个恶魔,也许这是她生活的劫数。

  刘美丽和武斗已经进入了公司,但刘美丽暂时没有职务,因为彭川卫还没有撒花娟的职务。他其实有些不舍。

  花娟无论在那方面都比刘美丽强,只是她不属于他,所以增加了对她 的怨恨,刘美丽花枝招展的闪进了彭川
卫的办公室,她身着一袭黑色的套裙,裙子是后面开岔的那种,亦步亦趋性感的大腿在裙子里若隐若现,十分撩人,
「给我倒杯水来。」

  彭川卫靠在沙发里,吩咐道。

  「好的,」

  刘美丽扭身袅袅婷婷来到饮水机前,猫下腰去接水。此时浑圆性感的屁股将裙子撑起,圆润而饱满,此时的彭
川卫被她撩拨的心猿意马,欲火燃烧,他冲了过去,将刘美丽拦腰抱住,腾出一只手,在她的屁股上乱摸。

  「烦人,」

  刘美丽言不由衷的娇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