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观看影音先锋影片的方法: |  点我查看方法 | 快分享,越多人同时下载速度越快!

淫贱四方城 都市激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淫贱四方城 都市激情


我太太还有三个月便生产了,外母担心我俩没有经验,便要求女儿回娘家暂住,方便照顾。因为我平时的工作都很忙,对外母这个建议简直求之不得。

  结果我在太太不在家的日子,结识了一班左邻右里的雀友,这些雀友不但牌品好,床上功夫更好,再加上我因为太太怀孕,而禁慾了整整三、四个月,令我一发不可收拾。

  某天的周末,我刚放工回到家,隔壁的李太太跑来找我。「梁先生,你下午有空吗?一起打麻将好不好?」我想反正没事做,打几圈也好:「好啊!在哪儿打?」「到张太太那边,她先生下午要出差,家中没人。」「可以!等我一下,我就来。」我说。

  我进门换了一身较轻便的衣服,来到张家。这时候张先生正要出门,我跟他打招呼:「张先生,周末还工作啊?」「是啊!你自便,不招呼了!」我进到屋里面,除了张太太和李太太,还有住顶楼的陈太太。她们都是老雀友,毫不客气地便坐下来就开打了。我却一边打一边对她们仔细打量,张太太在我下家,陈太太坐我对家,她们两人都大概二十七八 岁年纪,身材仍然保持得不俗,可能是仍然未生过孩子吧,仍未散发出一股师奶味。

  张太太刚结婚不到一年,皮肤长得白皙细致,样貌娇柔可爱,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直垂到圆翘的臀部,今天穿着一件黑色无袖的背心和牛仔短裤,看到她小巧的肚脐眼儿,和白皙的大腿,令我心神荡漾。

  陈太太则比较高挑,但上围相当丰满,丰厚鲜红的嘴唇整天都带浅浅的笑容,今天穿白色宽宽的T恤,原先过肩的秀发挽在脑后,粉嫩的脖子令男人垂涎欲滴。

  至于李太太,她的年龄应该和我相当接近,约三十 岁出头,外表虽然是一副安静贤淑的家庭主妇,但是一双媚眼却流露了风骚入骨的淫样。她老公因为工作关系,这几个月都在内地,看来她内心的慾火也跟我一样旺盛。

  张太太每次一举手洗牌摸牌,宽松的袖口便露出粉红色的半透明的薄薄乳罩,娇嫩的酥胸也隐约可见。只要她一伸手,我便隐约看见她前胸大半乳房,看得我小弟不禁蠢蠢欲动,结果我看她的时间,比我看牌的更多,又怎能不成为大输家呢!

  忽然她举高左手,这下我更瞧得真切,那薄薄的网状罩杯,包裹着丰满的乳房,连乳头也蒙蒙胧胧可看见,令我喉头立时一干,大鸡巴硬上加硬,恨不得立即钻进她的穴洞内。好不容易才定下神来,将北圈打完,我输了将近一千元。愿赌自然服输,更何况偷窥了别人老婆的奶子。我们正准备重新转风的时候,陈太太说她饿了,其实我连中午饭也没有吃。

  「真不好意思,赢了梁先生的钱,我去买一些点心回来,我们吃完才继续打好了!」陈太太说。

  「好啊!」张太太说:「我还有一些汤,我再热一下可以一起喝。」于是陈太太和李太太出外买点烧卤味回来吃,张太太到厨房热汤,我因为输钱就没分配到工作。等她们都出去了,我走到厨房,想问张太太有甚么可以帮忙,刚好张太太匆匆走出来,因走廊太窄的关系,两人撞个正着。

  我的前胸刚刚碰正张太太丰满的乳房,哇!好柔软的身体啊!「哎呀……!哼……!你吃了我的豆腐!」张太太笑着骂我。

  「好啊,我就真的想吃一吃你的……」我开着玩笑说,而且抓动十指向着她的前胸,作出色狼的表情。

  张太太双手叉腰,酥胸一挺地说:「你敢!」

  我节节进逼,离她脸庞愈来愈贴近:「你说呢?」她有点慌张,可是仍嘴硬的「哼」了一声,也没退缩。我索性吻上她的唇,她呆住了。我抬起头,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觉得好笑,又重新往她嘴吻去,在她唇上吻,而且舌头慢慢侵入她的小嘴。

  她呆呆的站着任我吻,我一把将她搂过来,双手抚弄她迷人的长发,顺腰而下,秀发的尽头便是她高翘小巧的圆臀,我隔着小牛仔短裤轻轻的抚摸她的阴部,她鼻子发出「唔唔」的声音。

  她突然挣脱我,红着脸说:「不要!」

  我用力的将她搂回来,吻她的粉额,轻咬她的耳珠,她依然说尠:「不要……」我将舌尖伸入她的耳朵之中,她「啊」了一声,全身发抖,我左手揽着她的腰枝,右手摸上了她的胸脯。就是这对乳房令我输了千元,我要拿些着数不可啊。

  「啊……别……别这样……我丈夫会回来……啊……她们……会回来……」她开始胡言乱语,我不理她,继续吻她的脖子和肩膀,并且将手伸入她的衫内,抚摸她的双乳。

  张太太的乳房饱满温润,手感十足,我干脆地拉起她的衫,陶醉地吸吮她的蓓蕾。

  我停下来,仔细看她美丽的脸庞,她也张开迷蒙的大眼睛看我,我们又吻在一起。我的手在解开她的裤头,她象徵式的挣扎,不一会儿,钮扣和拉链都被我拉开了。

  可是这时候传来「滋……」的声音,张太太惊叫一声:「我的汤!」那汤滚沸出来了,她赶紧回身去关掉炉灶,我跟在她身后,等她将汤放好,便急不及待的从背后搂抱住她,并且将她的短裤除掉。

  她的内裤和乳罩一样都是浅透明粉红色的,而且也是薄薄的网状,小小的裤子将她白白的臀部绷得紧紧的,我一边用手抚摸她的腰臀,一边掏出了大鸡巴,它早已硬得发痛。

  我拉住张太太的手到后面来握我的大鸡巴,她不好意思的拿在手里,诧异的说:「哗!好硬的大宾周呀!」「你先生有没有这么硬吗?」我问她,她害羞的摇摇头说:他很快就不济地完事。

  我将她推向洗手盆,让她的身子向前倾,我一面欣赏着她美丽的臀部,一面将她的内裤脱下来,她已经不再挣扎,任由我胡作非为。

  我蹲下来,看到她嫣红湿润的小穴,我忍不住吻下去,她非常受用的眯眼长呼起来享受,我用舌头狠狠的伸进穴中,她忍不住一阵抽搐,洞穴马上长流不息。

  我站起身,挺起坚硬的小弟,从背后勇闯洞穴,她难耐的摆动,我轻轻一挺,便闯进去了她的洞洞入。

  「叮咚……」门铃响起,陈太太她们回来了。

  可是我才刚进去了,怎会愿意停下来,我向张太太说:「别管它!」说匣矬~续向前推进,张太太显得非常舒服的仰起头,仍然说:「不行啊……」我终于进到底了,立刻赶时间的快速来回进出。

  「叮咚……」门铃不耐烦的又响起。

  我依然努力的进出,她紧张的「啊……啊……」叫个不停。

  实在太刺激了,我终于不济的喷射出来,当然与我很久没和老婆亲热过也有关系。

  我们赶忙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后,张太太便去开门,我假装刚从厕所出来,我听到陈太太她们在埋怨的声音。她们买回来一些卤味,我们就匆匆的吃过后,马上又回桌上厮杀了。

  我刚刚大慾得偿,心神稳定,这一圈便将输的钱赢回了七八成。到了四点多钟,陈太太和李太太要要准备回家做饭,我们便散了局。我留下来帮张太太收拾麻将牌和刚才的餐具,我拉住她柔柔的手掌。

  「亲爱的,我还不晓得你叫甚么名字?」

  「谁是你亲爱的?」她嘟长嘴:「我叫慧心!」「好动听的名字啊!」我突然抱起她,将她抱进她的卧房,放在床上。

  「真对不起,刚刚我只顾到自己舒服,让我现在补偿你一下。」「我才不要呢……」她假意在挣扎,我三两下就将她脱个清光,我们刚才都亲热过了,便不再花时间调情,急赶的将自己脱光,伏在她身上,她的小穴竟然还湿润,我轻易的就一进到底。

  慧心的小穴很紧,大鸡巴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她的皮肤又嫩又细,摸起来很有质感。

  「啊……嗯……很舒服…什么你大鸡巴这么大…我的小穴全被你的大鸡巴封满啊……」她开始淫浪的叫起来,我全力推进到高潮。

  「啊……真好……你……和刚才不一样……啊……好……啊……我来了……」她将双腿高高的缠着我的腰,挺起屁股不停的迎凑,随着一声一声的高叫,我知道她到了高潮,我再努力的冲刺了一段,便再度喷进她的深处。她没有埋怨我射在她里面,因为实在太爽了。

  我们相拥睡了片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虽然她的丈夫今天晚上不回来,明天我又不用上班,但在她家过夜,始终有点那个,于是我便起床穿衣,准备回家。

  她看见我穿衣离开,露出一脸不舍的表情,幼滑的双手竟静静的向我小弟抚摸,一被她触碰,小弟又忍不住直立起来。

  结果那天夜里,我便权充了慧心一晚的老公,当然,也尽了多次老公的义务。第二天一早,还在她家客厅干了两回,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张家。

  过一晚的耕耘后,实在有点虚脱的感觉,像将这几个月来的性慾,一次过发泄出来,实在太爽啊。

  「叮当……叮当……」门钟把我从熟睡中吵醒了,我看一看手表,已经是下午四时多,这一觉睡得真好。

  「你好,梁生!」原来是昨天的陈太。

  「又想搓麻雀?」

  「不好意思,我家的电灯泡烧了,我丈夫又刚出门公干,你能否帮忙一下?」「我穿件衣服,转头便来。」这样的好机会,我当然求之不得。

  我用了最快的速度梳洗,换上一件轻便的服饰,便上到顶楼的陈家,应门的陈太,穿了一件若隐若现的透视睡衣,内里的一对大奶,简直呼之欲出,令我精神为之一振,昨晚的疲劳更加一扫而空,大鸡巴早已举旗不定。

  但我仍努力的装作若无其事,免得太早露出狼相。我很熟练的爬上梯子,不消一分钟,便换上了新灯泡。

  下来的时候,不小心失去平衡,跌在陈太的身上,她被我的手压着一对大饱,但却没有反抗,反而脸颊通红,眼带淫意。

  我大胆地将鼻子凑近她的耳边,嗅到她散发的香气,这股香气,昨天已经令我心神荡漾,想不到今天又可以作近距离的品尝。

  她被我的挑逗弄得浑身酥软,情不自禁地跟我热吻起来,同时我双手也开始不规矩地放肆乱摸,不消一会儿,我俩已变成两条赤裸裸的肉虫,四肢纠缠在一起。

  我突然掉转身子,吻向她的小穴,她也意会到我想得到她的回报,我们于是用六九式品尝对方的宝贝,小弟被她温暖湿润的舌头包裹着,爽得快要撑不住了,真想不到她的舌功如此了得。

  为了不想太快破坏了气氛,于是我决定赶快抽身而出,作更埋身的接触,她的小穴早已变成大溪地,任由我的小弟肆意奔驰。

  「啊……啊……」她发出淫声浪语。

  她的叫床声,有如我的强心针,令我表现更加神勇,连续进出了二十多分钟,仍然没有半点倦意,她已经攀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但仍然如狼似虎般,紧咬着我不放,可见她的胃口也不小。

  既然对方如此饥饿,我当然没理由置之不理的,惟有拚尽全力,令她死去活来,向我求饶才收手吧!

  这个天生淫娃,不但没有向我求饶,反而更为合作,熟练地配合尠我的推进节奏,令整个流程变得美妙极了,双方都同步登上高潮。

  事后,她搂着我依依不舍地说:「你会否再来替我修理灯泡。」「要是你喜欢的话,我当然乐于来跟你修理灯泡。」「你不怕太太知道吗?」「难道你又不怕丈夫知道吗?」她被我问得语塞,惟有不再纠缠在这个话题上,起身走进浴室跟她一起鸳鸯浴,我也是时候回家,向老婆报到。

  我带着大战后的疲倦身躯回家,向老婆报到过后,便再次倒头大睡,一转眼便到了晚上六时多了。

  我的体能又再次回复最佳状态,但肚子却有点空虚感觉,于是便准备出街医肚,怎知一出门,便在电梯遇到李太,真邪门!难道我今日真的艳福无边。

  她一身便装打扮,也知道她不会走得太远,于是多口问道:「你是否去买外卖?」「是啊!我丈夫今晚要开通宵,一个人懒得煮饭,便去买外卖了。」「那么一起吃吧!反正我也一个人。」「啊!也好,差点忘记你太太回了外家待产。」我听见太太待产四字,突然有点内疚,但这种感觉很快便被李太胸前弹跳的肉球所盖过。

  我俩买了很丰富的外卖到她的家,一起坐在客厅中品尝,她的家布置得很骨子,给人一种很温暖的家庭感觉,不知她的身体是否一样温暖呢!

  我突然想入非非,活在自制的幻想空间中,她向我展示床上最媚态的一面,还伏下身子打我大鸡巴的主意,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大鸡巴已经被她的小嘴淹没了,我立即闭上双眼,享受她的吹奏,感觉真畅快。

  「梁先生,你在想甚么?那么陶醉的样子?」

  我被她的说话突然惊醒了,才赫然发觉自己的丑态,惟有用笑来掩饰,但大鸡巴却已高高站起了,想要它低头,实在不易。

  李太此时也发现了我的裤裆隆起了,但她没有表现出不悦的反应,反而对我阴阴笑。

  「又不是小孩子,那么没有定力的。」她笑笑说。

  「因为你实在太吸引了。」我大胆地回应。

  她听了之后,笑得更甜,更有媚态,就像在我幻想中的李太一样,令我举棋不定,恨不得立即跟她……太看见我色迷迷的眼神,嘴角淫淫地邪笑,然后回报了一个不抗拒的眼神,经过两晚的师奶艳遇后,我当然立即意会到是甚么一回事,于是大胆向她的红唇吻下去。

  她立即像挞着了的引擎般,一发不可收拾,猴擒地解开我的裤头钮扣,伸手进内,抚摸已经充血的小宝宝,小宝宝在她抚弄下,立即快速长大,我再也忍不住,飞快地脱掉双方的衣服。

  大家正有所动作之际,门钟却突然响起来,我本想不加理会,继续进攻,但她却立即将我推开。

  「要是我丈夫突然回来,便不得了,你快躲在衣柜里吧!」我听见丈夫两个字,才知道事态严重,惟有收拾慾火高涨的心情,无奈地跳进衣柜里。

  之后,我听见两把似曾相识的声音,但一时间,没有辨认出来,但柜门突然被打开,眼前出现的竟是陈太和张太,她俩看见我一丝不挂,举旗致敬的样子,都笑得弯下了腰。

  「难得齐脚,不如一起在床上打四圈吧!」李太大胆的提出。

  我们三人你眼望我眼,觉得她的大胆提议确实不错,于是她俩二话不说,便主动宽衣解带,我也老实不客气的向李太再次进攻。

  经过刚才的虚惊,我已经没有心情做太多前奏,两三下的抚摸,便准备长驱直进,但原来李太比我更心急,一个箭步便骑在我身上,自顾自的摆动起来,我心想这样也好,我可以省点气力,应付余下的两位太太。

  张太为了不让我清闲,示意我好好的服侍她,当然,这种事家家有求的,我现在好好服侍你,待会你便要好好的跟我吹奏一曲。于是我利用三寸不烂之舌,向她进攻,同一时间听见两把极乐呻吟声,绝对可以满足我的大男人心理。

  在我埋头苦干的时候,陈太竟然连我的手指也不放过,我真的感到有点吃不消,但已经势成骑虎,没有选择的余地。

  结果我被三个如狼似虎的太太侵占了,发射了一次又一次,直至我弹尽粮绝、油尽灯枯,她们才满意地放过我。

  离开李太家的时候,我连行路也脚软,最惨的是回到自己家门,竟发现太太站在门口,用一种审判性的目光投向我。

  「你去了哪?」

  「我去了吃饭!」我面青口唇白地回应。

  「为表你的清白,立即进来跟我做爱。」

  我听见做爱两字,便立即晕倒了,之后,太太决定离开我,而我也决定搬离这幢色情大厦。

  字节数:1168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