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观看影音先锋影片的方法: |  点我查看方法 | 快分享,越多人同时下载速度越快!

山爱辱妻 性爱技巧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小说  »  山爱辱妻 性爱技巧


清晨的阳光射进屋里,我无力地睁开眼皮,昨晚和老婆来了四次,似乎感觉自己都有些精尽人亡了。望着床上脸色白里透红的老婆,性爱的滋润果然不是假的。我呢,叫大山,27岁,是一位小企业副经理,唯一的特点就是长得比较成熟。我老婆叫小美,和我同一个公司,是个前台,她165的魔鬼身材加上俊俏的面孔,正值21岁的青春期,「足以迷死许多下身挂肠的动物」这句话就是老婆跟我做爱时说的。

  美:「老公,几点了?」山:「都快八点了,我的小懒猪昨晚还享受不够啊?快点起床吧!我先去洗漱。」等我洗漱完,看着她穿着一件开领衬衫,下面穿一条公司规定的短裙,浑身散发出一股制服诱惑的意味,如果不是昨晚射太多,今早该多来一炮。

  山:「老婆你好漂亮,如果不是太累,真想再来一次!」美:「嗯,不要玩啦!快迟到了,今晚再给你啦!」天天一起去上班,这已是平常事,无奈的是我工资太低,还买不起车,只能天天和老婆挤公车。

  山:「老婆,今天人好多啊,打的吧?」美:「算了,挤挤吧!这时候很难叫车的。」山:「嗯,那好吧!」公车一来,人们都抢着上,我人高马大,一挤就挤开了几个人,涌到前面,可是拉着老婆的手却被一个混小子给撞开了,当时真他妈的想打他一顿,算了,先罢个位子坐着先,去公司得有一个小时的车程。看到我心爱的老婆站在车中间正被人夹在人群中,只能可怜兮兮的抓着栏杆望着我,叫老婆过来换位子,老婆却摇头,估计是人太多,难走动吧!

  车一开,人们就各忙各的了,由於天天这样,我也没怎么当心老婆,看起了随身带的报纸。看了一阵,发觉实在没啥好看的,正想换一张,望去婆那边,却感觉阿美的脸色有些不对,皱着眉头,怎么回事?这时却发觉一个男人靠着婆很近。

  我侧了侧身子,从人缝中看过去,一个三十多岁、长得很像「混黑道」的中年男人正把一只粗糙的色手放在我老婆丰翘的臀上,手在用力抓,还能看到裤子明显凹痕。我得去阻止,得把那男的暴打一顿,可是我却发觉自己居然硬了,一种很奇怪的心理浮了上来,『再看看吧,或许就只是摸摸。』我想着,拿起报纸假装不知情,实际却是监视着婆那边的一举一动。

  那男人的手来回地抚摸,手慢慢地往下滑,由於婆穿的是短裙,那男人直间和我老婆的大腿接触。 婆一个颤抖,大概她也想不到那男人会这么大胆,想用手挡开那只粗糙的手,可惜婆那娇嫩的手又怎么有力气比得过?只见男人抓着婆的手,另一只手继续往老婆双腿的根部摸去,老婆无助地望向我这边,我马上用报纸遮住视线,心里也万分挣扎,是理智还是性欲?

  犹豫了一分钟,我再偷偷望过去,发觉婆已闭上了眼睛,轻咬着嘴唇,一只手扶着吊环,另一只手在背后被男人抓着,那男人的另一只手已在裙底上慢慢磨动,难道那人真的敢在大庭广众下摸我老婆的阴部?

  老婆的短裙上撑起了一个小帐篷,那正是那个那男人的手,那只手在裙底慢慢地起伏,一下一下挑逗着我老婆。裙里的情况该是:内裤被扯开一边,手直接抚摸着老婆的阴部,然后中指直接挑逗我老婆的阴蒂。

  老婆的呼吸越来越重,胸口开始起伏,而那男人的手估计也沾了我老婆的淫液。妻子被一个不人认识的人凌辱,我越看越兴奋,手慢慢放到裤袋里抚摸起我的大屌。

  十多分钟后那男人慢慢地把手放了下来,婆无力地半靠在他身上,我能看到男人的那只手上沾着老婆的淫液。『该结束了吧?居然有这么大胆的色狼,不是电影小说中才有的吗?真是少见啊!』我一边想,一边注视的老婆下身的情况,没想到的是那手居然手指向上再次覆盖上老婆的阴户,而那个动作我太熟悉了,他想用手插我老婆!

  手越来越近,在手进入我老婆阴户的一刹那,我看到老婆的身体向上挺了一下,他已经插进去了。天啊!我老婆就这样在公车上被人指奸了。离下车还有十多分钟,难道我老婆会一直被他的手插吗?

  车子一直在震,老婆的身子也跟着手的节奏摇动,那男人的手抽动得越来越快,婆的头发遮住了脸,我看不清,但我似乎能感觉到手指在婆的阴道里来回地抽插,伴随着手指的是老婆阴道涌出的润滑剂。

  抽动的速度越来越猛烈,旁边都有人发觉了婆那边的异常,但看到男人的凶脸,都当不知道。手快速的抽动,水声连我这边都听到了,婆轻轻的一声娇喘,整个人软在了男人的身上。我知道这是婆高 「那走吧!」成功了一半了。

  两人走了好久,终於看到看到一家回转寿司馆,才10点多,饭店里人并不多。刚一进店,阿美就成为了焦点,魔鬼的身材足以让那些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停下吃饭的时间来窥探我老婆。

  山:「老婆,你坐下,我去上个厕所。」蹲在马桶上,点了一根芙蓉王,心里想着怎么进行下一步,老婆肯这样穿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太过急躁会不会造成反效果?

  厕所外响起说话声。

  甲:「外面那靓条妞真正辣啊!他妈的,那双腿真漂亮,要是能干一炮,那该多爽啊!」难道是在说阿美?我静静地留心他们的对话。

  乙:「是很辣,你没看到她长得多水灵,我刚才就盯着她大腿一直看,要不是他男朋友长得那么壮,我都想过去问电话了。」甲:「哈!你就省省吧,也不照照镜子,她要找也来找我啦!」两人撒完尿就出去了,我心中大乐,看来效果还是很明显的,突然我心中有了个想法!

  出去厕所后,果然有一群人坐在妻子侧面,五个青年,其中三个头发染得黄黄红红的,而我也从他们的笑声中猜出刚才的两人该是其中之一。我回到妻子隔壁的座位(坐的是可以转动的椅子),吃了一会寿司,我和阿美都觉得差不多,就停了筷子,假装和妻子闲聊,其实心里有着别的想法。

  山:「老婆,你今天好漂亮啊!」美:「天天看还不一样吗?」山:「当然,老婆今天特别性感,特别漂亮啊!」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这时我开始实施我的计划,把手慢慢放到老婆的腰上,老婆没啥反应,还是继续和我聊着天;我另一只手偷偷的放到椅子下面,慢慢转动老婆坐着的椅子,让老婆一点一点的尽量背向我。老婆望了我一眼,没说什么,还以为我只是想抱抱她,习惯动作而已。

  终於,老婆的正面转到了那群青年那一桌,而粗心的老婆却还浑然不知,靠在我的肩膀上和我聊着天。我看过去那群年轻人那边,妈的,老子为你们创造机会,你们还在那扯屁,这边春光一片大好啊!

  上天不负有心人,终於有个转了过来,瞄了这边一下,呆了一下,然后眼光再也离不开我老婆的身体了。他用手碰了碰隔壁的青年,用眼神示意另一个看过来,另一个顿时也目瞪口呆。婆穿的是百褶型超短裙,平时站起来就只能刚好挡住屁股,而坐下来,前面能遮挡的就更少了,现在裙子这样的角度的,估计内裤都若隐若现。

  对面那群小子看得眼睛都直了,我像着了魔一样无法自拔,鸡巴翘得老高,原来自己设计暴露老婆的感觉是那么刺激。

  我慢慢把裙子往上扯,裙子慢慢掠过大腿根部,甚至连我这个角度都能看到那蕾丝内裤包着的阴户,而对面那群小子,早就一个个看傻了眼,一个个视奸着我老婆,恨不得能看穿内裤,其中一个更是把手放到自己裤子上抚摸起来。

  老婆这时见我没说话,又瞥见一群年轻人盯着自己看,向下一望,她才意识到自己走光,「啊」的一声尖叫,把我都吓了一跳。阿美满脸通红,不知是羞愧还是兴奋,马上跳下椅子整理了一下裙子。

  这时老婆转过身子,双眼含泪的看着我:「你是故意的吧?」山:「啊?什么故意的?」美:「哼!」转身就走。我才意识到大概太操之过急了,刚要追出去,「先生,你还没买单呢!」服务员喊道,我扔下一百元:「不用找了。」追出去时,老婆却早已不见了。

  「嘟嘟……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事件严重了,我知道阿美一气就会关机,唉!凌辱也不是件简单事,真是一次教训。算了,估计也就小气一两天,没事的,下次该注意点。

  ***    ***    ***    ***中午了,我回到公司,庆幸的是一进公司就看到阿美在前台坐着,悲剧的是阿美无视了我。算了,现在她正在气头上,晚点想个办法再去解释吧!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那20平米的狭小空间,心里纠结得很,看着那标着「副经理」的门牌,我有点心灰意冷的推开门,坐在办公前回忆起了一年前的一天……一年前,是在我这公司打拼的第二个年头,还只是总监,那时我个人能力突出,业绩也是第一,手中握着一群固定客户,老总十分看得起我。

  山:「陈总,叫我来有什么事?」陈总:「阿山啊,你来这一年多了,这一年多的表现,公司上下也是有目共睹的,离下次人事变动还有一个多月,你和国斌(国斌是25岁的名牌大学生)都是我看好的。这里还有几个单子,特别是这个港商,自己好好去争取吧!「拿着业务单,我心里说不出的澎湃,辛苦拼搏了一年多,终於得到老总的赏识,总算有点成绩了!当时立刻就打了电话给阿美,美那时还只是实习生,刚来公司就被我泡上了,由於怕某些影响,所以一直没公开我和阿美的关系。

  山:「阿美,公司说我做好这几件单子就有可能当经理了。哈哈~~」美:「那就好啊!哈哈,到时可别忘了你女朋友哦!」听到小美那甜美的声音,感觉动力无限,事业快成,爱情甜美,还有什么好强求的?

  时间一晃半个月,那几张单子对我来说都是小问题,港商那边一早已商议好了,而今晚,就是和那些港商签合同。看着镜子笔挺西装、阳光满面 的自己,哈哈,还真不错,今晚一定是很成功的一晚。

  按时去到了我预约的酒楼单间,发觉已有人在等了,怎么是国斌?他怎么在这?

  山:「国斌,你怎么也在?」国斌:「老总知道你谈成了,今晚过来签合同,叫我带两个实习生过来学习下。」山:「阿美和阿怡吗?」国斌:「是啊!山哥,恭喜啦!」山:「你也是很有上进心的人,以后前途无限的。」互相吹捧了一阵,阿美和小怡也到了,阿美看到我,冲我眨了眨眼,扭动着婀娜的身姿坐在我对面。

  美:「山哥,乾巴爹!」一坐下来,阿美就对我说。

  阿怡:「山哥,今晚小妹跟你学习咯!」她也跟着起哄。

  受到一群人的吹捧,自己都有点飘飘然。等了一会,港商那边的人也来了,来了两个胖子,一个叫刘康,一个叫刘富,两人是兄弟,看起来都是那么贱肉横生、面目可憎,但我还是得保持一贯的笑容。一番客套之后,也开始上菜。

  刘富:「来点小酒吧!没点小酒怎么开胃啊?」山:「刘总,我当然已准备好了,这有两瓶轩尼诗,等下不够咱们再叫。」刘富:「小山有心啦!呵呵。」山:「来来来,我代表公司敬大家一杯!」……哪知这小酒一喝就是四瓶,国斌那小子十杯不到就醉了,一早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阿美和阿怡也不知喝了几杯,两人都满面通红;我一个人也差不多喝了快一瓶,胃里早就翻了天,感觉头昏脑胀,甚至连刘富坐到了小美隔壁,我都不知道。隐约中,看到刘富的手好像放在小美的腰上,而小美好像毫不知情。

  我感觉小美已经醉了,而我也撑不了多久,又敬了几杯,胃里实在不行了,撑不了了,我马上起身冲去厕所,对着马桶一阵狂吐。吐了几分钟,洗了把脸,又呆了十多分钟,感觉人已经不那么晕了,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模样,累,但是值得,起码从明天开始,我的人生开始不一样了。

  回到包厢,一看,人都去哪了?怎么只有国斌在?

  山:「国斌!国斌……」叫了几声都没反应。妈的,人都醉死了,真他妈的是菜鸟,酒量那么差,还想和我抢经理?

  山:「服务员,这房的其他客人呢?两个女的呢?」服务员:「他们一起上去楼上的客房了。」我脑袋「嗡」一声,酒都吓醒了,妈的,我女人都敢动?

  山:「几号房?」服务员:「201和202房。」我马上冲到二楼,妈的,看老子不杀了你!一到201门口,还没踢开门,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叫床声和肉体撞击声:「啊……啊……」、「啪……啪啪……「、」啊……啊……不要……啊……「、」啪……啪啪啪……啪……「我肺都要气炸了,一脚踹开门,只见刘富那粗短的鸡巴正来回抽插着一个狗爬式女人的阴道。妈的,阿美居然被这只肥猪给开苞了!

  刘富看到我,呆了一下,回过头去再继续抽动他的鸡巴。我火上心头,操起拳头就冲刘富那猪头揍去,刘富那胖子被我揍了一拳,整个人飞起撞到墙壁去,像死肉一样贴着墙慢慢滑下去。我抓起刘富那一顿肉的脖子,打算再补一拳,这时却听一声大叫:「啊!不要!」我转过头去,什么?怎么是阿怡?!我大吼一声:「阿美呢?」阿怡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我想到服务员说的202号房,於是马上冲到隔壁,一脚踹开门,一眼望去,地上衣物乱扔了一地,刘康那肥猪正躺在床上压着阿美,阿美全身一丝不挂,嘴里正含着刘康的那暴粗鸡巴发出「呜呜」声。而刘康的头正埋在阿美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正在舔着阿美阴蒂。

  刘康听到声响,抬起头来:「小山你……」我已不给他说话的时间了,扯着刘康的头发,对着脸就是一下膝撞,刘康哼都没哼一声就晕过去了。

  我过去抱住阿美,她已经醉了,连我都不认得,迷糊间只会说:「不要……不要……「我抱着阿美,第一次哭了。

  后来由於公司出面,在软硬兼施下,那富家两兄弟不再追究。我则赔了十几万,虽然免去牢狱之灾,但公司却因为这件事而将我原本的要升职的职位给了国斌,人事变动一拖就是一年没变。唯一的好处就是阿美经过这件事,把我当成真命天子,并且在半年后和我结了婚。

  ***    ***    ***    ***电话:「铃铃铃……」一阵铃声把我从回忆中拖了回来。

  「喂,山哥,陈总叫你去他的办公室。」山:「嗯,好的。」山:「陈总,您找我?」陈总:「大山,你们外销部今天给我出一份详细的策划书。」山:「嗯,好的。」心想:『妈的,有什么事只会推在我身上,升迁又遥遥无期。』出了门,心里憋得很,打了阿美的电话。

  电话:「嘟……嘟……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唉!

  估计她还在气。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部门的企划书在我的鞭策下,也很及时地赶了出来,就只剩下我最后的审阅。批阅着几份比较好的做最后审查,到了9点多,终於做完了,出了办公室,灯都让保安大哥给关了,难道我就注定是个要被人遗忘的人?

  路过国斌的办公室,发觉里面传出女人淫秽的话语。 那女人是谁?难道是阿美?难道她跟国斌有一腿?这 时心里居然有种希望,里面那个是我老婆。观察了一下,没地方偷窥,只能把耳朵贴到门上留心地听。

  ??:「嗯……啊……」??:「阿斌,你真的想玩她啊?」国斌:「那女人一天到晚当我仇人一样,我当然要玩死她!」??:「谁叫你上次非礼她,她不恨你才怪。啊……你摸得我好舒服!」国斌:「老婆,你水还真多啊!」??:「还不是被你摸的。斌,等下我先脱了内裤,不然怎么回去啊?」国斌:「你觉得你今晚还回得去吗?」??:「我是怕你今天受不了。哈哈!」国斌:「小妖精,现在就要你求饶,屁股翘起来!」??:「啊……啊……不要那么快……啊……慢点……啊……嗯……嗯……嗯……呃……嗯……「、」啪……啪……啪啪……「国斌那小子原来在公司有情人。听那声音不是阿美,我有点失落,也有点庆幸。不知他说要玩的那个女人是谁?看来一切可以好好利用了。剩下的声音就只是女人的叫床声,我也没什么兴致再听下去。路过公司前台,阿美不在,不过想想也是,公司6点半就下班了,在的话才奇怪。

  打了的,回到了家,阿美正坐在那看电视呢!

  山:「老婆,我回来了。」美:「……」山:「好老婆,你气什么啊?中午一句话都不说就跑了,电话还关机,你不知道我多担心你。」我过去抱着老婆,老婆挣脱了一下没成,就让我抱着。

  美:「你也不想想中午害我多丢人。哼!」山:「什么丢人啊?老婆你说什么?」(一贯伎俩)美:「就是……那……都怪你……」山:「啊?老婆,我真不知道什么事,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美:「就是你这个大坏蛋,没事干嘛转我椅子,害我……害我……」听到阿美说起中午的事,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山:「害你怎么了?我就是想抱抱你啊!」美:「不理你了,哼!罚你一个星期不准碰我!」山:「老婆大人,我很冤枉啊!到底什么事啊?」美:「我不管!」老子不会服软的,一个星期不能做,叫老子憋死么?我抱着美就吻了下去。

  美:「唔……坏蛋……唔……放开……」我的舌头穿过阿美的唇齿,和她的香舌交融在一起,慢慢地,阿美放弃了抵抗。我左手摸上了阿美那柔软又有弹性的胸部,那娃在家就是不穿胸罩,手指直接挑逗着那粉色的乳头,右手从腰部滑了下去,穿过短裙,隔着内裤扶摸着现在只属於我的阴部,两只手指摩擦着阴唇。

  「嗯……啊……啊……」阿美是个对阴部很敏感的人,只要稍微摸一两下,水就会流出来。我手一扯直接拉开了内裤,手掌覆盖了整个阴部,中指在阿美的洞口徘徊,这时阿美已经沦陷,双眼迷离的看着我,左手更是自觉的摸着我膨胀的下身。

  我中指毫无阻碍地插了进去,「啊……啊……山……啊……啊……」更多的淫水涌了出来打湿了我的手。阿美的屄的真很紧,虽然我天天干,现在一只手指都是包得实实的;右手习惯性地抽插,阿美的动情叫声伴随着「噗滋、噗滋」的水声,汇成了一曲完美的交响曲。

  山:「老婆,舒服吗?」美:「嗯……啊……啊……啊……」山:「上次公车那个男的是不是也这样插你?」美:「啊……啊……啊……不知道……」山:「小骚屄是不是被人这样插?」我加快了抽插。

  美:「啊啊……啊……啊……是啊……啊……别……啊……」山:「你当时怎么不反抗?」美:「他……啊……力气好大呢!啊……啊……」山:「他当时插得你爽不爽啊?」美:「啊……啊……嗯……爽……死了……」山:「老婆还想让他插吗?」我脱掉裤子,鸡巴对准了洞口,把龟头塞了进去,却不插。

  美:「嗯……不知道……老公,进来,我要……」山:「我不是你老公,我是那个男的,你要被他干吗?」美:「我……」山:「快说,不说不干你的小屄!」美:「我……给……他干……」我的鸡巴一下子没入阿美的阴道,直顶花心。听到老婆说给他干的话,我非常兴奋,而我不甘於此,一边抽插,一边问着老婆。

  山:「阿美,你的屄紧紧地包着那个人的鸡巴。」美:「啊……山……我爱你……我……没有……啊……啊……」山:「他正操着我老婆的屄呢!」美:「没有……啊……他没有……」山:「他一下一下插着阿美呢!爽不爽啊?」美:「嗯……啊……爽……老公……他插……得我好爽……」山:「呃啊……老婆,他要射你的屄里了……」美:「嗯,让他射进来吧!」我和阿美爽爽达到了高潮。

  美:「你最近怎么老爱说那些话?羞死人了。」山:「老婆不是也很喜欢吗?」美:「就喜欢欺负我。哼!」山:「好了,老婆,你也是知道我多爱你的啊!」美:「少臭美了你。对了,老公,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公司里要找人去日本商品考查,我不想去。」山:「考查?谁叫你去的?」美:「经理啊!说公司要带我和怡去学习三天。」山:「国斌?」美:「嗯。但我不想去。」山:「你不是一直想去旅游吗?就去玩玩嘛!而且有国斌在,怕什么 ?」我心里开始有个底了。

  美:「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国斌啊!我只喜欢老公。」山:「那我明天去公司问问吧!如果是公司的决定,我也没办法的。」美:「嗯,好吧!我去洗澡啦!」山:「一起来嘛!」美:「啊……不要……大坏蛋,不要进来……啊……啊……啊……」又一轮开始了……第二天,我去公司,当然没有去问国斌,而是在中午打了个电话给阿美。

  山:「阿美啊,我问过了,那是老总的意思,没办法啊!时间是三天后。」老婆好像忧心忡忡:「哦,那算了。」山:「嗯,老婆,我先忙了。」盖了电话后,我立刻去网上订购了一架微型摄像机、电话窃听器以及一张赴日本的机票。一切办完就绪后,我点了一根烟,陷入深深的沉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