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观看影音先锋影片的方法: |  点我查看方法 | 快分享,越多人同时下载速度越快!

我的网络泡良第一次 情色笑话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我的网络泡良第一次 情色笑话


2001年夏天,我在证券公司实习,金融界所谓的海龟们一场沸沸扬扬中国股市是否该推倒重来的争论,使市场从2200多点的高端踏上了绵绵跌途,实习工作的热情也被整天跳动在眼前的一片绿色浇的心灰意冷。无聊的工作日中,我逐渐迷上了上网,我对打游戏向来不甚感冒,当时粗放管理的网络聊天,无意间成了我打发时间不错的伴侣。我成了网络聊天室的常客。那时侯聊天室的屏幕背景是黑色,聊家们用各种彩色的字体在屏幕上肆意的跳动,其精彩程度远胜过了只剩一片绿的股市。

  一个星期三的下午,只所以星期三都能这么清楚的回忆,就是那天下午我和她在网络中「相识」。下午上班,我照例登陆聊天室,在各个房间乱窜,到一个房间是,我突然被里面两个旁若无人的聊家的语言所吸引。聊天屏幕跳动的字体中,一男一女赤裸裸调情的话在我眼前非常的醒目。他们在公开的聊着性,在旁若无人的上演一处网络做爱秀,气氛令人窒息。我不由的潜水,被他们夸张而生香的聊天所痴迷。男的在南京,女的和我一个城市,也在北京。网络真是个好东西,这么远的两个人,竟然能够这样的做爱!看着夸张的对话,我的鸡巴已经抗议多次,但我无法加入战团,这真是件很苦恼的事情!

  转折很快出现了,两个网络做爱秀相互欣赏对方的大胆和夸张,聊天的最后,男的主动找女的要电话,说要给她打,想听她的声音。女的咯咯一笑,说她在网吧。男的说那也打,于是屏幕上出现了女的打出来的电话,我心跳马上加速了一倍,赶快用略微颤抖的手拿起我桌子上的电话,照着女的留的电话就打了过去。确实是网吧的电话,接通后我按照她们聊天的约定,给接电话的说我找哪个哪个,很快女的就跑过来接电话了。由于我已经观摩了她们大半个下午的聊天,对内容早已经了然于心,于是很顺利的聊了起来,期间我看到屏幕上南京哥们急切的打出的字:「你留的电话对不对呀!怎么老是占线?!」。我在窃喜,就是拿着电话不放,我不能让这么激情的女人就这么溜走!

    聊了好一会,我电话中要了女孩的传呼,问她还要去聊天吗?她说不了,我赶快说就是就是,聊了这么久了,早点回去休息,别累着了。电话的挂断,是在我看到屏幕上聊天室中南京那哥们失望的打出「我走了!!!!」之后,我和她约定回头给她传呼联系,她爽快的答应了。下班后,想起刚才她和南京那哥们赤裸裸的聊天,我不由的下面有有了感觉,赶快掏出我的L2000就给她的传呼台拨了过去。很快电话就回过来了,她很吃惊我和她在同一个城市,问我说你不是说在南京吗?我赶忙回答说那是为了大家聊天都放松嘛,其实我就在北京,我们刚才聊的那么和谐,我要见你!她沉默了半天,说刚才和我是闹着玩的,她才不会和陌生人那样呢。我说我们见面也不一定就要那样啊,我只是感觉我们聊的很投机,做个朋友也可以啊。软磨硬泡了半天,终于答应可以做朋友,我马上提出一起吃晚饭,不料给我回了一句当时看来有点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我一般一三五有空,二四六都有约会,今天星期三,但不好意思,今天也有约会!」靠,心想已经答应见面了,怎么还这么说啊,赶快商讨后天星期五的预约,又说了半天,终于同意星期五下班后打电话再说。

  霸王上弓--终这样相识

  好不容易等到周五下班,该死的北京又下起了小雨,我想今天多半又黄了,她肯定又有借口。想归想,但传呼还是传了过去,等了老半天,终于回了,说她今天拉肚子,身体不好,改天吧,况且今天一天都没吃饭呢。我赶忙说,要不我打车过去接你,我们一起到学校去转转,顺便一起吃饭。答应了,赶快打车去紫竹桥附近接,约好了在家乐福门口见面。到了门口,按照先前双方的提示,我很快认出了佳佳,但说实话,第一眼看去,和我的想像还是有较大差距。我这两天一直在幻想和我见面的热爱做爱的女生一定美貌如花,但是看到佳佳,按照现在的标准来看,也就75分。不过佳佳那一对C杯的咪咪当时就让我联想起将要做爱的场景,鸡巴不免马上起立。

    见面后还是略有尴尬,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到是她先问了我一句:「你这是见第几个网友?」「我……我这是第一个……」「你知道我是第几个吗?算上你,是第19个!」靠,心想你倒是粗放哦,网友都见了这么多,那肯定做爱少不了拉。就这样边说着边上了车,直接到学校食堂。在食堂我问她想吃什么,她说肚子不舒服,什么都不想吃,就喝点稀饭就可以了,我去要了两碗稀饭,买了两个花卷和一叠小菜,两个人就坐在那里吃了起来。她花卷只吃了几口,喝了点稀饭就说不想吃了,我也随便吃了几口,就起身走人。邀请她去我宿舍,她问你宿舍几个人?我说宿舍现在只剩两个人了,一哥们研一就去美国了,一哥们在外面租房子,还有一哥们是北京的,不知道今天回家没有。到宿舍坐下又聊了半天,外面的雨大了起来,我看天色也暗了,就直接说你今晚就住这里吧,北京那哥们回家了,就你和我。她说你个色狼,我在这你不把我吃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要睡另一张床,死活不和我睡,我说那张床北京那哥们经常不在,估计床上很脏,谢天谢地,她执意要上的那张床上发现了两颗耗子屎,没办法,只好和我挤一张床。由于下雨,她牛仔裤的裤脚已经打湿了,我说你把外面裤子脱了睡吧,裤脚湿的,你也睡不好,硬是不肯,就那样穿着睡,怎么说都不行。没办法,我说那我脱了,说随便你,别脱光就行。我是剩一条内裤睡到了里面,她和衣的在床外面躺下。期间几次劝说脱,都不肯。想硬来,被打了几下手,就没再动。于是两个孤男寡女躺在一张床上沉默,我想这不是个办法,来都来了,既然你不脱,我就引诱你好了。于是和她探讨起有没有男朋友的问题,说她有男朋友,现在就在同居,不过两个人谁不干涉谁,我进一步问起他们性生活是否和谐,一晚做几次。说以前很激情,几乎天天都做,现在做的少了。我说那你都不想啊?又打了一下我的手,说你不要使坏,想了也不是和你。我想靠,今天老子就是要你食言。

  又循循善诱的探讨了半天男女方面的问题,我觉得可能需要进一步暗示了,于是顾自褪去内裤,说我去上个厕所,赤条条的从她身上爬过去,到阳台上尿了一泡。她说你全光拉?我说是啊,边说就边爬到身上去亲。嘴闭的很严实,舌头顶了半天才进去。在上面舌头探路的同时,双手强行去褪牛仔裤,但褪到膝盖处却无法继续,她用膝盖顶着我小肚子,我无法下手,双方在僵持!老半天,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心想今天完了,看样子做不成了,准备放弃。但这时候想,我一大老爷们都累的个半死,你真比我还行?边想边再用力,终于女方先败,她腿稍微一松动,我趁势把鸡巴挺进阴道,她下面早已湿成一团。鸡巴一进阴道,刚才的抵抗马上消失,腿也松了,手也放了。

    我说你湿成这样了还那么用里抵抗?猛的抱住我的脖子,主动的亲了起来。她的阴道很紧,但充分的润滑使得鸡巴的进出也很方便。一会儿,我似乎听到嘤嘤的哭声,从她喉咙传来。做爱还在继续,但是听到这声音让我心生惭愧,于是退出鸡巴躺下,问你怎么哭了?真的那么不想和我做吗?沉默了半天,突然来一句:「你没见过女的叫床吗?」汗,汗,汗,我才知道,嘤嘤之声也是一种叫床!愧疚之心顿时打消,又翻身上马,这次没有反抗,反而很配合,我快速的抽插,她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也翻外翻出,最后愉快的完成了万千子孙的送出。

  晚上做了几次忘了,只记得反覆的做,从午夜12点过得手,一直断断续续做到快5点。第二天她要走,不让我送,也让我不要联系了,我还想坚持,不从。临走时候放下一句话:「你下面没什么病吧?如果有早点给我说,我好早点去医院!」又一个愕然!……

    字节数:6041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