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观看影音先锋影片的方法: |  点我查看方法 | 快分享,越多人同时下载速度越快!

我与电视台美女主播的一夜情 情色笑话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我与电视台美女主播的一夜情 情色笑话


这大约是05年底圣诞节前后的事情,具体是哪一天相识,其实印象也不那么深刻了。那个时候我刚刚从省内最好的大学毕业不久,前途漫漫,不知道应该走入茫茫的就业大军去争破头抢职位,还是试着把个人资料整理整理申请北美的学校继续研究生的生涯。在人生的这个岔路口,我是比较迷茫的,不过还好那个时候高中最好的朋友AA也从外省学校毕业回到我们所在的城市,也和我差不多处在这个岔路口的迷茫之中,两个人就经常在一起混。

  虽然说是混,可是我们俩却各有收入还不错的兼职工作做,不会辛苦,时间也自由。于是那个时间,我们就喜欢到酒吧去玩,也在那种混杂着酒精的醇香、刺鼻的烟味和震耳的现场Live的环境中收拾心情,沉潜心情考虑人生的走向。

  在我们所在的城市里,很流行交友酒吧。当时阿伦刚开连锁过来就生意兴隆,便是力证之一。递纸条和打桌上电话也取代了原先那种让我有些尴尬的搭讪场面,这也是我和AA最enjoy的方式,其中乐趣无穷,很值得玩。

  我们都是属于那种比较有想法的年轻人,所以我们一般不会随从大流去一些名头太大的酒吧。比如阿伦刚开的时候,我们就是常客,基本周末都在那玩,平日有空也会过去。后来阿伦名气大了,多了很多带着一夜情目的过去的伪富公子和老男人,我们也渐渐地少去了。不过基本上每次过去阿伦,我和AA桌上的电话一定会响起若干次,而每晚收纸条的次数也不少,以至于当场有个小妹ZZ因此也与我们熟络起来,后来成了我和AA到阿伦传递和接受纸条的专员了。AA后来和ZZ也有过一段缘分,但不是本文的重点我也就不赘述了。

  当我们渐渐地不去阿伦的时候,我们还是回到了人们常说的酒吧一条街去寻找一些人不是很多但是依旧很有品位的酒吧。不过必须承认的就是,我和AA对音乐的要求不低,如果有现场Live就不会想听DJ放的碟,如果DJ放碟就不会想去那种迪吧性质较浓的酒吧。可是找来找去,试来试去,还是没有令我们十分满意的酒吧。最终在一再的妥协下,我们决定还是去最多人推荐也是最庸俗的挚爱。

  挚爱的名气在我们城市是不小的,因为它标榜“只和陌生人说话”,号称ONS率最高的一个地方。因此,名声大带来的负面效应也不小,去的客人素质参差不齐,而且许多人是带着ONS的目的去的。但是,因为酒吧老板和老板娘的品味不错,手头的资金也宽裕,能请到不错的现场Live演唱者。无论是乐队还是个人演唱者,水平都还是不错的。

  坦白说,我和AA都不算那种很纯洁的男人。去到挚爱,虽然没有说,但是对这个地方的期望还是有的。这一点都不奇怪,我曾经在那里看到过刚与富商老公离婚不久的我中学时候漂亮的英文老师,也曾经看到过拥有5间形象设计连锁店的钻石王小五老板,甚至看过在索菲亚酒店客房部任职的女客户经理。其实可以看出,所有在生活里不如意的人,潜意识里都希望通过ONS的方式来弥补这样的一个不如意。

  那天晚上我和AA在外面吃完鱼头炉,身体很暖和,于是就自然而然地想到到挚爱喝点酒,继续聊天,于是我们便开车过去了。我们进场的时候其实是很低调的,冬季的时候都会在外头披一件风衣,都是深色系,一点都不显眼。当我们寄好外套和提包进去之后,才发现在这个周六的晚上,10点有些晚了,第一场Live已经接近尾声,而座位也基本坐满了。

  Y姐是我们熟识的服务生,带我们转了一圈都没有特别好的位置,于是还是帮我们安排在吧台上。虽然是吧台,但是其实是很不起眼的地方,因为就在Live演出舞台的正后方,要看Live演出还得扭头,并且只能看到演出者的背面,有点小不满意。不过情势如此,也就将就了,况且Y姐答应我们一有空位就排给我们。

  厚脸皮地说,可能因为我和AA还算长得不影响市容,况且置装和搭配还算同龄人中较为成熟且有品位的一类,所以当我们脱下风衣外套之后,在那个声浪几乎淹没人的环境里显得较为突出。在我们落座没多久,就受到了一张纸条,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写,就写了一排的问号——???????。对于这种模棱两可的字条我和AA已经司空见惯。于是在Y姐告诉我们哪桌传来的之后,我和AA让Y姐送了8支喜力到她们桌去。那桌大约有4个生,确认了没有其他男伴之后,我和AA就过去打招呼,顺便检验一下她们那桌的质量。

  到了那桌之后,我和AA寻空依次坐下,Y姐也很时宜地把8支喜力都开了,我和AA各拿了一支,和一桌女生碰了碰,喝了一小口。说实话,我不太看得出她们4人的年纪,因为他们的妆实在太浓,遮盖掉了足以判断年级的痕迹。但是她们的说话却有些刻意地嗲声嗲气,这让我有些不太舒服。

  写纸条的那个女生XX主动和我打了声招呼,我也因此仔细地打量了她一下。感觉个头不是太高,不过因为是坐着的关系,不一定很准。脸部有点肉肉的感觉,但上半身感觉还不错,介于苗条和丰腴之间。衣服搭配一般,黑色的棉质半袖紧身衣配牛仔裤,把胸部和腰部的线条勾勒得很清晰。只可惜颈间的饰物一看就知道是很劣质的镀银品,光泽和设计都很差。我暗暗地把她归到那类媚俗的人之中。

  不用说,AA在女生方面的品味比我略高一筹,早已对这桌粉厚皮薄的女生没了兴趣,只是还煞有其事地周旋在她们之中,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惹得她们哈哈大笑。我在一旁也就不怎么说话了。很快地,大约就十五分钟之后,我们礼貌地道了别,也婉拒了她们并桌的要求,回坐到了原先吧台的那个位置。

  大约是XX会错了我的意思,以为我对她颇有好感印象不错之类,于是走到我的身边坐下,熟练地倒了一些我们桌上的威士忌。这时候AA似乎有些愠怒,其实我也很讨厌这类装熟就过来大大咧咧地骗酒喝的女生。于是我们一个眼神交换,就和她说等下我们有女伴要过来,如果不介意地话,喝玩酒一起去唱歌,我还故意强调就要她一个人。她似乎有些迷茫,回头去她自己那张桌子的方向望了望,咬了咬嘴唇说了声那待会再说吧,就知趣地离开了。

  正在我和AA正笑着讨论那桌女生特别是XX的时候,酒吧的入口出出现了两个女生,一下子吸引了酒吧各个角落里男人的眼光。两个人一高一矮,高的丰腴矮的纤瘦,两人的衣着打扮都恰到好处,并不显得突兀,却也让酒吧里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相形见拙。Y姐在门口领着她们俩也是四处寻找合适的位置,可是临近11点,是挚爱最喧嚣的时候,不太可能会有临时走掉的客人。因此她们也是无功而返。

  Y姐还是很照顾我们的,把这两个女生安排在我和AA位置的旁边,我们也礼貌地请Y姐喝了一杯。当时的情况是AA在我的左手边,而两个女生坐在我的右手边,其中高而丰腴的那个临着我,而隔着她是那个矮而纤瘦的。不知道酒吧里其他的男人会不会以为她们是我们的女伴,不过这不重要,至少我们有了可以和她们了解交流的机会了。

  坐得近了,才知道原来高矮都是相对的。虽说一高一矮差别比较明显,其实较矮的女生身高大约也有165的样子,加上高跟鞋,应该有170上下了。而原本看起来就高的女生,赤脚大约有170的样子,因为戴了一个时装帽,所以看起来似乎更高一些。我依着舞台后昏暗的灯光看着高个子女生的侧脸,觉得她的轮廓很是漂亮,带着无限诱惑力的弧线,让我的眼神都有些不愿转开。

  AA这时低声和我说,那个纤瘦的女生很nice,他觉得很不错。而我再次打量那个纤瘦的女生,她真的太了。虽说如此,但是瘦得一点都不病态,相反地,是很健康的苗条。而说高个女生“丰腴”似乎有点不客观,坦白说,如果没有隔壁女生做强烈对比的时候,她应该也算偏瘦的女生了。而两个人的衣服搭配和小细节的点缀都很不错,是那种走在时尚前沿又不会哗众取宠的品味,和我及AA很类似,相信我们的Level不会出入很大。

  说实话,我不是太能空空地搭讪。于是我让Y姐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威士忌,我拿着递到隔壁,而AA也拿了一杯送到了他的所爱那里。当我的眼神第一次和HH相交的时候,我居然不由自主地有些心慌,我很不自然地请她喝酒。有些意外地,我在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不安和慌乱,而她们俩也不约而同地拒绝了我们的请酒。

  其实女生拒绝请酒是很正常的,因为许多人都担心酒里被下东西,这样的事情我和AA在酒吧也不止一次地见过。她拒绝后,我笑了,我没有再啰嗦什么,把两杯加了冰的威士忌都喝掉了,从嘴巴到胃里,都火辣辣地。AA自然也如法炮制。

  虽然没有喝我们的酒,但是我们也没有再纠缠着她们,而是回到了我们的座位上坐下。这时候第三场的Live开始了,是一对很棒的男女组合,唱了几首英文歌。我知道的只有《Whiskey Lullaby》和《Creep》。不过说实在话,真的很棒,我也不自觉地跟着唱,很有发泄抒情的感觉。

  待我和AA从Live的享受中苏醒过来的时候,我们隔壁的这两个女生已经不在了。而我们也没有很刻意地去想什么或者去找她们移到了哪张桌子。因为这个时候又来了一张纸条,上面用歪歪扭扭地字写着——你也喜欢听电台司令吗?我估计是刚才我过分陶醉在Creep里被什么人看到的缘故。不过那不工整的字体让我看得也不太服。

  就在我和AA思索着怎么回答好的时候,写字条的女生过来了。应该称呼为女人更合适,利落的发型,自信的神情,搭衣服颇有些Office Lady的余味,年纪估计有近30了。我对熟女是不太敢兴趣的,更何况很可能是OL,我更没有兴趣。AA这个臭小子此时借故上洗手间离开了,就剩下我和这个姐姐四目相对。

  凭心而论,这位姐姐其实很有魅力的,长的漂亮,妆也画得很完美没有瑕疵。谈吐也收放自如,有内涵,不浮夸。只是我真的不好这口,所以只好听之任之了。

  我没有太多处理这种情况的经验,心里很是忐忑。为了避免尴尬,我的眼神四处转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这位姐姐。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HH和她的那个纤瘦女生朋友。她们在离我们不远的另一张桌子上坐着,桌上放着一瓶金酒,还有一些小食,估计是酒吧里的人送的。后来当我们再聊起这一段的时候,HH说那时候我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求助的意味,而我自己并不这么觉得就是了。

  AA估计在远处看着我的尴尬,看不下去了就过来帮我三言两语打发了这位姐姐。他的口头能力够厉害,心脏也足够大,脸皮也足够厚,这些都是我无法比拟的。我还没来得及感激AA的出手相助,Y姐已经飘然而至,带笑容和我们说那边两位小姐让我请你们坐过去,说罢望着HH她们的桌子。

  我不得不承认,那一刻,我的心里是欣喜的,而我的直觉也告诉了我今晚一定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就在Y姐帮我们拿着酒瓶和酒杯移过去的时候,已经有男人蠢蠢欲动地向HH她们出手了。只见一个约摸40岁的男人带着酒杯正和HH搭着话,而HH似乎连正眼都没看他。等我们走近了,这个老男人似乎有些害怕的意味,对这HH说原来你们有朋友来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还对我们点头哈腰的,让我心生厌恶。

  落座了之后,我和AA心有默契地将两个女生分开,有点圈地占位的意味。而AA自然对着他喜欢的苗条女生,他一向是希望一瘦还有一瘦瘦的人,而我自然就和HH坐在一边。HH很大方地和我碰了下杯,说刚才怀疑你们是坏人,真抱歉。我很放肆地笑了,用HH的话说甚至带了点邪气。可是我真的是个很单纯的人。

  在酒吧里聊天,每个人都带着一个面具,从来不会探听对方的职业、年纪等一些较为隐私的问题。加之我并不是一个很会找话题很能聊的人,所以也就按部就班地履行着潜规则里的东西平淡地和HH聊着。有时候我们也会有4个人一起的话题,AA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他的所爱NN被他哄得不断地咯咯笑着。而HH相对就有些沉默,我亦然。

  不过有这段沉默的时间,我反而有机会好好地打量一下HH.精制的淡妆衬托着HH几乎没有瑕疵的皮肤,每个细节都关照到了,很完美。带着诱惑力的脸部弧线依旧对我很有杀伤力,颈间白嫩的皮肤闪着光,漂亮的锁骨凸现着,仿佛告诉别人这个身体的美妙。胸部随着呼吸略略颤抖着,带着致命的曲线。腰部的线条收得很急,可以看出没有什么赘肉。那一下我似乎有些发愣。

  HH冷冷地问我,在想什么呢?话语中似乎带着一些不满,她是不是注意到我的眼光在她身上游走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随口说道,你的脸部的弧线很漂亮。那一刻,我发现HH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难过,随即又恢复正常。没想到,就因为这样一句话,我和HH就好像打破了隔阂一般,很快地熟悉起来。

  HH说她现在工作得很辛苦,是心累。一直为了她自己的梦想努力着,却没有想到真正在实现梦想的过中,遇到了许多无关的莫名压力,使得她不得不为了迁就这些压力而放缓追逐梦想的脚步。我很是能体会这种感觉的,毕竟我现在也在一个人生的岔路口站着,分不清方向。只因为来自每个分岔的诱惑都很大,所以我分不清。

  这与压力虽然是不同性质的,但心情大抵相同。

  我和AA又叫了个大果盘和一些小食,酒也一杯一杯地喝下去,可以看得出大家心情都很不错。我偷偷抬起眼看这NN,她的脸色正常,可是笑容已经有些失控,她不时地背着我和HH偷偷地和AA在耳语些什么,而AA也是很快乐的样子。而我面前的HH,混着威士忌和金酒,脸部已经微微泛红,是桃色的红,让人看了心生怜悯。我的脑子在酒精的麻醉下已经微微发晕,面对这身边一个无论长相还是品味或者谈吐都很不错的女生,我的心理也是很愉悦的。

  中间的时候,酒吧里有调酒和喷火的表演。不知道是故意安排还是新手上路,今天出现了很多个失误,可是我们仍然饶有兴致地看着,聊着,一种微妙的情绪已经在我们4个人中蔓延开来。NN和AA从一开始的窃窃耳语,到现在已经有点耳厮鬓磨的味道了,仿佛两个热恋中的情侣。而我和HH也越坐越近,手时不时有意无意地会搭在一起。那种细腻而温暖的感觉如同过电一般传递到我的全身,我仿佛有些迷醉了。

  突然间HH靠到我的耳边,轻轻地跟我说,你知道吗,刚才一进门我就看到你了,一幅让人讨厌的小开的样子。然后她移开脸,微微的鼻息从我耳边掠过,露出明亮的笑容。我也凑在她的耳边,带着一丝邪恶说,那样真不公平,因为从你一进门我就觉得你和NN都很漂亮啊。HH有些撒娇地说,那你觉得我和她谁更漂亮呢?只能选一个。看来她受过不少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伸手拉住她的手,用手指带着些许挑逗的意味轻轻地来回抚摸她的食指,反问道,你觉得呢?HH又笑了,笑容依旧温暖,她任凭我在她的手心跳动,就一如我在她的心里跳动一般。

  在这个气候寒冷的冬季夜晚,时间就在这样互吐心声和悠闲的伤感中流淌掉了。

  临近凌晨两点了,就快到了酒吧打烊的时间,我们各自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也到了各自离开的时候。以前很多时候,在这个时间点上,都是我帮AA拦下一部出租车,然后送着AA和他当晚的猎物上了车奔驰而去,而我则摇摇晃晃地走到停车的地方,一个人开着窗,大声地放着CD,回到我自己的住处。这是没有办法的,在搅和女生这一点上,我纯洁得如同刚出世的孩童,而AA已经是老练的技术工人了。

  但是这晚却有别于其他的已经成为历史的夜晚,我终于可以不在背后看着载着AA和一个对他百依百顺的女子的出租车留下越来越小的身影,而终于能气宇轩昂抬头挺胸地走出酒吧了。在出门的那一刻,室外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让我一下子从刚才室内温暖而香郁惊醒过来。看着和我肩并肩一起走着的HH,那带着诱惑的侧脸,我突然心生疑问,我为什么要过这样堕落的生活?而身边的这个女子,又会在我生命中出现多长一段时间呢?

  可是一晚上的酒精很快重新占据了我的思维,我的脑子渐渐地变得不灵活,甚至有些随心所欲了。坦白说,我并没有AA那样的禽兽,特别在面对一个如此让我着迷的女生的时候,我不愿意把这样的一段关系用几个小时的床褥之欢延续下去。AA拦下出租车并招呼NN上车之后,对我挥了挥手,喊道,HH和我们顺路,要不你自己开车先走吧。

  其实我知道AA话里的意味,他表面上是要我自己先走,而让AA搭他和NN的顺风车;实质上是把车让给我,要我开车带HH走。在那一刻我做了一个让我后悔莫及的决定,我居然手足无措地说,那你们带HH一程吧,我自己开车走。AA脸上了露出了两个大大字——SB——的神情,而HH听我这么一说,似乎有些错愕,也迟疑地点点头,然后转身朝AA他们的出租车走去。

  看着HH的背影我不知道为什么心理产生了一种疼痛,是一种与美好事物错身而过的疼痛。我在一瞬间感到了冰冷,表情呆滞。这个时候,HH突然转过身走向我,用一种很疏离的口气说,抱一下当再见吧,然后微微曲着手臂。我不太记得我是如何将HH拥入怀里的。冬夜寒冷的空气无孔不入,却丝毫不影响我怀中柔软带着淡香的温暖躯体,我甚至能感受到HH在微微地颤抖。

  精明的AA在远处看到这个场景之后,也心领神会地上了车和NN绝尘而去。后来听AA形容NN床第功夫不错,他们后来还保持着联系,在AA去德国之前还见过几次,当然最终都以战斗到天明结束,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和HH就这样在挚爱的门口拥抱着,谁也没有想放开的意思,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晚上别回去了,好吗?说完这句话,我觉得心脏砰砰地快速跳动着,时间在那一刻仿佛静止了下来。

  万籁俱静。我只能这么说,万籁俱静。周围安静到我甚至连HH是不是真的在我怀里点了点头都不太确定,但是结果就是我很自然地牵着HH的手,朝着我停车的地方走去。虽说是自然,可是我的手其实抖得很厉害,而HH也并不那么轻松,略带羞涩地任由我牵着她走。

  我偶尔朝HH望去,原本泛着桃红色的脸在冰冷的空气里显得更加红润,而走在路上的HH也显得腿部修长。我还在心理庆幸我180+的个头,否则和身材如此高挑的HH走在街上一定是不那么雅观的。到了我的福克斯两厢旁,我礼貌地为HH打开副驾的门,请她进去后,再返身进了驾驶室。

  在车上谈论的细节其实没有什么好说了,HH一直很强调不去我的住处,大约她害怕有什么危险吧,就一如一开始的那杯威士忌一样。其实这样的防人之心也没有什么不对,特别在这样一个纸醉金迷却危险重重的城市里。

  最后,按照她的意思,我们开车到了一家全球闻名的连锁酒店,当然,以防万一,房间我没要前台安排的,而是换了一间。其实那一刻我也是想起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当然现在回想过去,其实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真实的生活,和网上充斥的那些小说情节或者荧幕上的影视情节是完全不同的。我们随处可见一男一女来到酒店二话不说鸳鸯浴然后就开始干正事的情节,可是现实中完全不是。我们很尴尬地在露台上的椅子上一左一右地坐着,看着远方漆黑的海面上那座灯火明亮的大桥,还有对岸星星点点的灯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气氛快要僵掉的时候,我的心好像上帝降临了一般出现了一道火光,我突然想起amei的听海。没想到,音乐才是我和HH最知心的话题,我们在这个话题上越聊越投机,甚至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从当时没有现在这么着名的台湾音乐人黄国伦聊起,到已经去世的杨明煌,还有许常德刘天健这对天作之合,甚至还包括很多不被市场接受却让我们欣赏万分的歌手,如林凡,江得胜、许哲佩、易齐等等。

  我们仿佛两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聊着,聊着聊着的时候甚至旁若无人地大声唱起歌来。的确,房间里是没有他人,可是我们面对的,仅仅是靠一时的默契而维系的仅仅认识了几个小时的陌生人。所以是真的旁若无人。

  是我先去洗澡的,整个过程里我的脑子一直很混沌。混沌的原因是酒精的威力渐渐变小了,大概是因为刚才和HH很尽兴地大声唱歌的缘故。我的心情很忐忑,时而欣喜时而紧张,我甚至不知道应该穿着什么走出这间浴室。后来我竟然很SB地把大浴巾围在腰间,上身穿着长袖衬衫,头发湿漉漉地就出去了。

  HH依旧坐在露台的椅子上,似乎连动都没有动过。她听到我从浴室出来的响声,略略迟疑地转头看了我一眼,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笑容依旧明亮而温暖。不过这样的笑容也很好地化解了我穿着奇怪的尴尬。

  不知道是HH洗澡洗得确实很久,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胡思乱想觉得度日如年,总之我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我甚至都有些打退堂鼓的心。可是HH终究是出来了,看到她出浴的样子我心里就有些迷乱,甚至有了一些生理反应。

  只见HH将散发着洗发水香味的头发披散在肩上,脸颊还红扑扑地带着水迹,一条浴巾正好将胸部到腿部裹得严严实实。但是胸部仍然傲人地耸立着,脱掉高跟鞋换上拖鞋的脚依旧显得白皙而修长,两只手有些无措地放在身体两侧,生怕漏出些什么似的。

  我刚才千思万想的结论就是——从冰柜里拿一听饮料给HH喝,虽然比较逊,可是我想不出另外的行动。而且一晚上都喝得烈酒,该用饮料缓一缓了吧。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没有到原先露台上的椅子上坐下,而是拿着饮料就这样不远不近地尴尬地站着。也根本不记得都说了一些什么,那会的记忆真的太混乱了。

  喝饮料的结束就是我们如同在挚爱门口一般紧紧地拥抱着。这回没有了室外冷冷的风在周围环绕,而是特别真实的温暖的躯体在怀中,我在刹那间明白了什么叫做希望时间可以就此停下,永远定格在这一秒钟。我凑近了我的脸,看着HH俏皮的耳垂,我轻轻在它上面吻了一下,我格外明显地感觉到了怀里HH的身躯震动了一下。

  这样的一个细节,甚至比我胸口处传来的两团厚实而温暖的柔软更让我心醉。我继续移动着脸,贪婪地吻到了HH的左脸颊上。HH闭上了眼睛,甚至无意地加大了抱着我腰部的力量,那样的表情又让我心疼了起来。我不知道我可以不可以为HH带来幸福,甚至我已经跳离了现在仅仅是一夜激情的事实,变得心有怜悯。

  我不知道哪来的想法,突然一弯腰把HH整个人抱在了臂弯里,HH很羞涩地缩着头,眉头轻轻地皱着。我慢慢地走到床边,将HH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柔软的被褥上,然后便义不容辞地将嘴唇贴到她的嘴唇上。我不太记得一开始我是否是跪在床边的地上吻着她的还是坐在床沿的,但是后来我是借位覆到了她的身上。而我们的嘴唇交织着,一直没有分开过。

  也忘记了是我还是HH先伸出了舌头试探对方,但最终我们交缠到了一起。不过那个时候我有过一刹那的后悔,因为我明显感觉出了洗澡后HH刷过了牙,嘴里除了刚才喝的饮料淡淡的味道之外,大多是牙膏干净的清香。而我洗澡后糊里糊涂忘记刷牙,估计嘴里酒味还是很重。我偷偷地睁开眼看了一眼HH的表情,似乎没有什么异样,我才放下了一颗心。

  我们的吻越来越激烈,HH的手几乎都快要把我的抱得贴在她脸上,而我慢慢地抽出右手,在她的耳边、耳道、后颈爱抚着,时快时慢地挑逗着。她的呼吸开始有了一些变化,而我的心跳也持续地加快,优质的男性特征也在不断高扬着头颅。就在我将深深地吻落在她的脖颈之间的时候,我明显地感觉到了HH将头向上一扬,随即微微地从喉咙处发出一声喘气声。

  HH的下一个举动让我心旌荡漾,她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到她温暖的胸口。虽然隔着浴巾而且是仰卧,可是HH胸前的两座山峰依旧向上挺立着。我缓缓地爱惜地抚摸着,划着圈,时轻时重地挤压捏摩着,而HH的眼神已经迷离了起来,轻咬着下嘴唇,柔软得好像一披绸缎一般。

  我慢慢地褪去了HH裹在身上的浴巾,虽然之前YY了无数次她真实的酮体是如何地诱人,但在真正见到地时候,我的小兽头依旧愤怒地更昂起了一些。我按耐不住地将嘴唇贴到了山峰的顶点,用万恶的舌头爱怜地轻舔着,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在另一座山峰和HH平坦光洁的小腹之间来回游走。

  在某一个时刻,我是了解的,HH并不是个男欢女爱的新手。因为她的手已经从我的浴巾下面钻了进去,用并不太生涩的手法来回刺激着我最火热的器官。那一个时刻,我心里大男人的心情占了上风,略略地有些失望。失望的是什么,其实我也不大知道,我可能只是单纯地希望HH越生涩越好吧。

  可是已经发硬的山峰顶端已经比常态晕得更开的山顶区域似乎不断地催促我更进一步。我便将嘴唇从HH的胸口下移,吻在了她娇嫩的肚脐上,而右手也滑了下来,轻轻地在她的私密地带探索着。HH似乎还是没有从紧张的情绪中走出来,虽然身体有些发硬,嘴唇已经有些难以为继地拼命咬着,但是双腿依然夹得紧紧的。

  我在HH的私密处探索受到了一定的阻碍,可是我依旧亲吻爱抚着她。右手柔柔地抚摸着她的大腿,慢慢地分开了它们。略为往下一探,一阵温暖湿润的感觉立刻覆盖了我的手掌。我用手掌轻轻地按压她的私密处,一阵一阵的压迫感使得HH已经不自觉地微张小嘴发出低声地哼唧,身体也越发地僵硬起来。

  我的指头带着湿润的情意已经感受到了HH门户上那颗粒状的凸起,我用食指轻轻地试探着抚摸着,HH的双腿已经不自觉地又夹紧了。好在我的手依旧在双腿间,于是我换用大拇指更加用力地刺激它。HH的眉头锁得很紧,一副难耐却尽力压抑的表情,在我越发用力的刺激下鼻音越来越重,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在我的中指想要进入HH的蜜洞的时候,我很是迟疑。并不是有什么阻碍或者什么,只是我想到自己的已经一星期没有修剪过指甲,不知道如此粗鲁地进入会否使得HH产生不适或者厌恶,最重要的是虽然洗过了澡可是指甲里会否带有细菌造成HH之后的不适。于是我打消了直接用手指进入HH身体的想法,而是将手指曲回掌心,用第二关节持续地刺激着HH的蜜洞口。

  没想到这样的刺激反而令HH感到欢愉,她放松了夹紧的腿,有些羞涩地任由我在她私密处的刺激,细细的腰部不断地扭动着,而一只手依旧在我的浴巾里上下套弄着。这点改变使得裸体仰卧在床上的HH看起来更令人冲动,我的小兽头已经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肚皮上,我知道,她正在等待我的进入。

  我也的确忍耐不住了,一把甩掉了碍事的浴巾,慢慢地抬起HH的双腿,跪在她的身下,将火热的棍体在蜜洞口厮磨着。HH期待着迎合着我的摩擦,我扶着快要爆炸的DD,在蜜洞口摩挲了一下,准备正式进入。

  蜜洞里的爱液持续不断地渗出,已经打湿了一片青草地。可我还是在前进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四周挤压的阻力,HH也有些奇怪地抬起头来看看我,又看看我的DD,露出暧昧的笑容。我决定暂时放下我的疼惜,于是挺腰一用力,缠缠绵绵地终于大半部没入在蜜洞之中。

  HH发出一声抑制不住的呻吟,而我也立刻被一种紧紧包裹的酥麻感给充斥了,那一刻脑袋空空如也,我竟然进入后一动也没动。直到HH伸手用力抓住我的双手的时候,我才缓过神来,小心地扶着HH的腰部,开始试探性的缓慢地抽动。越来越顺畅地进出,使我的雄性象征越发地感觉舒服。而HH的反应,却让我有些不解。

  我分明在HH的眼角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泪光,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我还是留意到了。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伤害了她,还是她觉得不舒适呢?我正在迟疑的时候,HH有些恍惚地和我说,快一些吧。在性爱中的男人收到如此的信息,是绝对不会怠慢的。于是我沉住气,开始了速率较快的抽插,几乎每一次都抽出大半根再全部进入。

  HH在如此的抽动下已经无法再压抑了,张开嘴轻声地呻吟着,声音由小到大,速度也由慢至快。慢慢地大片的红晕出现在了HH的脸上、胸口以及小腹部,她的双手也紧紧地从背后搂着我,分开的双腿也时不时地痴缠着我的腰。我知道HH不是个青涩的人,想必已经到了临界高潮的时候。于是我将左手覆盖在她丰满圆滑的臀部上,右手刺激着她坚硬无比的小红豆,加大了抽动的力量也集中地抽动的力量。

  快地,HH全身都痉挛了起来,她疯狂地抱紧我,双脚死死地圈着我的腰,甚至扭动着臀部不断地迎合我的抽送。我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故意停下了抽插的动作。她着急地前后扭动着臀部,而我除了在温暖湿润的环境中更加一波一波地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挤压。HH发疯地扭动了几下身子,仰起头抱着我僵直不动了,只有我的东西还能感受到一阵一阵的痉挛,我知道她正在享受高潮,于是继续我用力的抽送,直接再送她上了一次高潮。

  我不是黄色小说或者各类爱情武打片宣扬自己性能力有多么强多么威猛的人,实话实说,纯活塞运动大概15分钟我就把持不住了。而我比较失败的一点就是因为太过于投入,没有想到拔出来就中出了。当然我不像某些人,ONS之后几个月对方说恭喜你当爸爸了。这也算我逃过一劫吧。

  后来听AA说,他那晚和NN在super8弄了一宿,隔天还续了一天房费,第二天晚上晚饭后才分开的。我就说你小样不是很禽兽吗,怎么这次留恋这么久。AA就一副很贱的表情摊摊手,假装很无奈地说,碰上棋逢对手的,也希望多较量较量,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呢?然后露出坏笑。而我却笑不出来,因为我心里满是HH的眼泪。

  激情完毕之后,我和HH就相互拥抱着对方冬天里也依然汗津津的身体相拥入眠。而因为忘记将露台门上的窗帘关闭,早上阳光从落地玻璃门透进来的时候,我们俩不约而同地醒了。看到HH的那一眼,想起数个小时前的疯狂,我觉得脸上发烫,而HH多少也觉得尴尬。

  原来HH刚和一个富家二世祖分手,原因自然不在她。所以她现在对二世祖装扮的人恨之入骨,也会因此一开始在酒吧遇到我和AA的时候,对我们极度不屑,原来HH错把我们当小开了。HH,你又怎会知道,我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家财万贯良田千亩,对我而言,都只是一个传说。

  HH说,她后天就要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城市。只是在走之前,希望能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来覆盖掉让她伤心地原因。她很高兴会在一个叫挚爱的地方遇到我,至少给了她一个晚上挚爱的感觉,她觉得很感激。在那一刹那,我差点想告诉她,留下来吧,算是为了我。可是我知道她的年纪比我大个几岁,于是我又沉默了。

  我后来很庆幸我当时的沉默,因为我不知道HH和我说的话,到底几分真,到底几分假。过了几天,我到牙科医院把智齿,回到家后麻药的效力渐渐过去,而伤口的疼痛渐渐加强。到了凌晨的时候,我烦躁得睡不着,于是打开了久违的电视。拿着遥控器一边对现今电视节目质量骂骂咧咧,最后停留在一档音乐专题节目。

  记得那档的专题似乎叫“爱在痛定思痛后”,我一转入的那首歌记不太清了,不过肯定是一首苦情歌。我对苦情歌是相当钟爱的,于是就停留在这里看这首歌的MV.MV结束后,跳回主播台,一名主播正说着惆怅忧伤的句子,伴着歌曲解读这爱的意义。

  我定了定神,确定我真的没有看错,是HH.她画了比那日见她时更精致的妆,一身小洋装的搭配显得格外漂亮,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神,依旧是那个早晨和我述说故事是那般的忧伤。我忘记了牙疼,打了电话给AA,他似乎还在睡觉,迷迷糊糊的嘟囔着去开了电视,随即在电话那头也沉默不语了。

  接连好几个星期,每天凌晨的那个时段,我都放下一切的睡眠推掉一切的聚会专门等着这档节目。每天的话题,都在不断地推陈出新,我明白了HH说的工作中要讨好别人迁就别人是什么意思。因为需要媚俗,所以不得不用一些庸脂俗粉的歌,如蔡艺林、周杰轮之流的口水歌。

  可我还是不明白,如果HH说的是真的,那么她早就离开了我的城市,不至于还在接下来这么多的带状节目中频频露面。如果她说的是假的,那为何每个主题都如此契合她的故事,而她眼中的忧伤是那么真实。

  AA也曾经帮我找NN了解过,但是也是无果而终。AA也反过来劝我,何必去了解真相呢,她无论怎么说都有她的道理,就随她去吧,难道你真的守着她一辈子?说是一夜情了,天亮了,就各自回家了。

  临近春节的某一天,我和AA还在挚爱碰到过NN,不过她是一个人来的,还是那么苗条可爱,周围还是那么多的男人围着她。AA去帮她解了围,而NN依旧没有告诉我HH的去向,甚至没有告诉我她究竟还在不在这个城市。

  离开那里很久了,也没有再看过那台电视节目,不知道节目还在不在,也不知道HH还在不在做那档节目,如果她还在做,还在那座城市,我希望她一切都好。因为我知道,我和她的故事早已落幕。

  天亮了,各自回家了。

  本文字节:2540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