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观看影音先锋影片的方法: |  点我查看方法 | 快分享,越多人同时下载速度越快!

列车 另类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列车 另类小说


皎阳似火的夏日,一辆编号为K1234的高速行驶的列车呼啸而过,带起铁轨边散落的树叶,飘飘洒洒。列车从南方的一个大城市出发,驶往北方的另一个城市,全场3000多公里,全程15个小时。

  吴阿木,刚从医学大学毕业的小青年,如同绝大多数毕业生那样,没有权利,没有金钱的背景,开始踏足社会。投送的简历也如同石沉大海般夹杂在众多高学历档案的最下面。不过也与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没有经验,没有危机感,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靠着父母寄来的零花钱过活,虽然不多,但也能凑活。看应聘无望,先是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独自一人在南方的大城市度过了三天无聊又充满新奇的假日,浑浑噩噩的坐上火车驶往终点,三天旅行的记忆就如同消失的时间,抽离了脑壳。

  火车慢慢的驶入一个路过小站,停了下来,接上沿途的旅客,继续向自己的目的地驶去。天开始慢慢的开始进入了夜色,车窗外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了小雨,使得天空更加的灰暗,但车厢里依然照的如同白昼。

  形形色色的人流在各个车厢中流动。中间不乏有许多美女的身影,她们或衣着暴露,吊带背心,紧身热裤。或婀娜多姿,连衫小裙,黑色丝袜。或气质非凡,紧身T恤,牛仔长裤。对于这个长期在校园内随着室友观摩A片的小男人心痒难耐,蠢蠢欲动。裤裆中的某些部位已经充血膨胀。

  夜色浓重了起来,列车又进过了几个沿途站点,人流量到达了顶峰,车厢内显得有些过于拥挤。一股悠然的清香,穿过复杂的气味飘落到鼻孔内,将半睡半醒的吴阿木唤醒了过来。只见一个身着优雅的女子靠在了他的座位旁边。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裹着纤细悠长的小腿,一身浅蓝色的无袖连衣裙,点缀着白色的云朵图案,乌黑笔直垂落于肩头的长发,随着空调的微风轻轻的浮动。双手捧着手机聊着短信。看着背影不免想象一定是一位漂亮的美女。

  吴阿木此时睡意全无,迫不及待的想一探美女的芳泽。他悄然的起身转身佯装去厕所,回来时在门口就窥探起美女的长相,直接乌黑的长发下隐隐约约透露出清秀的面容。越是走近越加的清晰。一双弯月似得眉毛挂在水灵灵的眼珠之上,高挺的鼻梁雕刻在似玉的脸颊中,俏皮的小嘴泛着莹莹的水光微笑着,像是遇到了愉悦的事,整幅画面简直就如同仙女下凡一般,坚挺而饱满的胸部将衣服高高的顶起,而她周围的男士有装作清高不屑一顾的,也有悄悄的偷望秋色的。甚至有男士都像让座与这位美女,却被周围的男人们用憎恨眼神所按到。

  吴阿木坐回自己的位子,撇头打量着美女的衣着,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她无袖的衣服内,寻找到了不同于肌肤的颜色,黑色的胸罩吊带,以及压在靠背上的肉臀所挤压出的痕迹。多么诱人的画面,裤裆中的某物又提出了抗议。只能不时的用手肘去磨蹭那挤在座椅边上的肉臀,缓解一下波澜壮阔的心情。

  列车已经进入了深夜,下车的人员多过了上车人,车厢逐渐空余起来,不知是否是美女感觉到了异样,还是美女找到了空余的位子,美女离开了他的旁边,在靠前的位置上,优雅的坐了下来。哪姿势就犹如西施挽纱,轻盈而不失柔美。

  过膝的裙边扫过丝滑的小腿,如同宣誓着主人的高贵。吴阿木望着勾魂般的背影,意淫着渐渐睡了过去。

  午夜的车厢宁静了下来,车内的乘客陆续的离开了车厢,让车内显得有些冷清。突然一声刺耳的声音从车外传来,然后是一声沉闷的响声从车头飘然而至。

  睡睡在座位上的吴阿木顿时被弹到了前面的椅背上,将正做着意淫的美梦打了个破碎。整个人在地上翻滚,一直撞到车门的附近。巨大的冲击力将吴阿木推了个七荤八素,一阵恶心的感觉从胃中翻滚而上。吴阿木勉强的爬了起来,用力支撑着身体,环顾四周,发现空无一人。恶心的感觉让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脑的先冲进厕所,将胃中消化近半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捧了一把冷水,冲洗一下满是疲惫的脸。照着镜子发现额头上撞出了一个大包。

  「怎么都没有人?难道都下车了?刚才怎么回事?出事故了?」吴阿木思考着这里的情况。

  门外急促的脚步声,扰乱了吴阿木的思绪。打开门发现几个身穿制服的乘务员正匆匆赶来,领头的估计是乘务长,紧身的制服将身体雕琢的凹凸有致,脚下黑色的丝袜紧包着小腿,快速的交替着。标致的脸蛋上涂抹着职业的装束,一脸焦急的模样。

  「您没事啊?」乘务长看着狼狈的吴阿木说道。

  「没什么大碍,只是撞了头有点晕。这是怎么回事?车上的人呢?」吴阿木摇着头问道。

  「没事就好,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快到终点站了,乘客基本都下光了。

  您能走动吗?」乘务长继续问道。

  「可以,那请您回到您的座位上,不要再乱走动。我们去看下前面的乘客和机头发生了什么?」说完乘务长便带着几个乘务员离开了车厢。

  吴阿木揉揉自己的额头,按住对面的厕所门准备往自己的座位回去。忽然不知是不是刚才冲击力的影响,将原本锁着的门冲开了,门只是虚掩着。吴阿木一个失手,险些撞到对面门板上。就在他惊魂未定时刻,他的眼角扫到一块浅蓝色的裙边。

  「她怎么在这?」吴阿木惊了一下,立刻叫道「乘务员,乘务员,这里还有人。」可放眼望去,发现乘务员已经没了身影。「狗屎,走的这么快。」心里叫骂道。

  回过头看着趴在坐便器上的美女一动都不动,于是弯腰下去将她扶起。只见美女的额头视乎撞到了什么硬物,鲜红的血液已经在她的额头凝固。出于学医的本能,伸出两只手指,按住她脖颈上的动脉。还好,还有脉搏,只是受了撞击昏了过去。

  吴阿木松了一口气,想扶起美女回到座位上,可手上传来了一股如同捏住刚出炉的大白馒头一样的感觉,乍一看,自己的一只手无意间按在了美女坚实饱满胸部旁,那种触摸的感觉瞬间传递到下体。

  吴阿木楞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回过神来。向门口两边望了一下,长长的走廊一个人都没有。这不是轻薄美女的最好时机吗?就算她醒过来,也可以借口说是帮忙救助她。他悄悄的关实了厕所的门,自己坐在坐便器的翻盖上,将美女的臀部放在靠倒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搂住她纤细脖子,仔细的观察起她的样貌,哪如同画中美女般的样貌,暴涨的胸部,平坦的小腹,细长的美腿,使他欲火焚身,缓缓地伸出颤抖的手指,指向了她胸部的下方。稍稍一触碰便立刻缩了回来,观察起美女反应,依然如同沉睡般的美女没有任何反应。壮大了一下胆子,又点了几下,柔软的胸部顿时掀起涟漪,来回晃悠,视乎带了超薄的胸罩。

  力度加大的点戳没有打搅到美女,胆子就更大了一些,伸出手掌将一个乳房罩在手中轻柔,手中的感觉证明了原先的猜测,他透过薄沙般的衣料中一片小布,感觉到有一个小点真在随着他的揉动而不规则的跳动。他的手不老实的向下滑动,将浅蓝色的裙边慢慢的拉了上来,直到美女的腰部,一条黑色的薄沙内裤展露了出来。吴阿木将手指剐蹭到内裤的底部,沿着丝质的内裤勾勒出的痕迹,轻轻的来回游走,感觉着内裤内稀疏的毛发,眼睛紧紧的盯着美女无动于衷的表情。

  吴阿木越摸越大胆,挑开了内裤伸入到了内部,揉搓起那已经湿润的阴户,眼睛也没有再盯着美女,而是用嘴巴触碰起她的嘴唇。吴阿木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舌头已不老实的伸入到美女的红唇中,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猛烈,抠挖到阴唇的深处,发出轻微的噗噗声。

  亲吻与猥亵已经满足不了吴阿木的欲望,他将美女放到了坐便器上,起身像寻找能禁锢美女的物品,可车厢的厕所内除了卫生纸,没有可以搬动的物品。便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口袋,摸到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上面写着「乖乖水」。

  「这是什么?」一个诧异升到了吴阿木的脑中,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会带着这样的东西。难道是学校的实验品,自己偷了出来,准备大展拳脚时试用?吴阿木也没有多想,将见底的一些液体倒入了美女微张的口中。之后便脱下自己的裤子,也没有在意脚下湿滑,跪了下去。将美女的双腿驾到了自己肩膀上,挑开黑色的内裤,将自己早已发胀的肉棒顶开微张的肉穴,插入了到美女的体内,美女紧实的阴道将他的肉棒包裹的严严实实,视乎连抽动都要花费不少力气。吴阿木关注着美女的表情,依然呆若木鸡,似乎抽插的感觉完全被阻隔在私处附近,但阴道内的淫液却证明着美女的快感。

  吴阿木抽插着昏睡中的美女,渐渐的美女脸上有了一些表情,像是一种接近快感的挣扎。但吴阿木却紧张了起来,心理祈求着不要醒来,身体开始加快了动作。终于在美女有更大的反应前,达到了喷发状态,抽出沾满淫液的肉棒,将精液射到了地板上。美女慢慢的失去原有的表情与红润的面颊,回复道了先前的状态。见美女没有苏醒,自己的身体和心理放松了一大截,幻想着有张床睡哪有多好。

  提上裤子,将精液用卫生纸擦干,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又将美女整理了一下,便听到有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他抱起了美女打开了厕所的门,看见远处的乘务员正在一个一个的检查车厢的座位。见吴阿木扶着一个女人出来,急促的赶了过来。

  「先生怎么了?」其中一个乘务员问道。

  「我刚在厕所发现的她,好像被撞击昏迷了过去。」吴阿木装作意外发现的表情说道。

  「那去前面卧铺室去休息吧,那边没人,也可以让她躺下。」两个乘务员交谈了一下对他说道。

  打开卧铺的门,吴阿木和乘务员一起将美女放到了床上。

  「您是?」乘务员疑惑的对吴阿木说道。

  「我是她朋友。」吴阿木面不改色的说道。

  「哦,哪请您在这里照顾她一下,我们去检查一下别的车厢,一会过来。」乘务员没有过多的猜疑便转身离去。

  吴阿木躺倒了对面的床上,看着美女眯上了眼睛。很快做起了美梦。在梦中依然是在车厢内,旁边的美女悄悄的爬了起来,跪坐在他的胯间,伸手将他的裤子退了下去,露出疲软的肉棒,用水嫩的小嘴含住了肉棒,缓慢的吮吸起来,龟头处传来美女舌头缠绕的麻苏感。美女用诱惑的眼光看吴阿木,嘴里发出湿滑的流水声。半响功夫,美女吐出了沾满口水雄伟的肉棒,将嘴角与肉棒间的水丝切断,自己撩起淡蓝色的裙子,把内裤退了下去,露出洁白少毛的阴户,跨坐到吴阿木的胯间,拨开两片鲍鱼的嘴唇,扶住肉棒坐了下去。坚挺的肉棒再次进入火热的阴道内,狭小的阴道壁摩擦着肉棒四周,让它又坚硬了许多。

  美女双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在毫无支撑的情况下,扭动起自己的腰部,让肉棒随着自己的摇摆,在阴道内转动,进出,泛起阵阵诱惑的呻吟。淫水在自己的扭动下缓缓的漏出,滴落到吴阿木的阴毛上。在抽插中有透明色变成了乳白色,并吹起了泡沫。

  那样淫荡叫声,生动的感受,让吴阿木以为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对,这感觉确实是真实的。」吴阿木的脑中闪过一丝念头。惊恐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震动了他的心灵。美女确实坐在他的身上起伏,眼神和姿态也是梦中的情形,连呻吟声也是那般的相像。胯下的肉棒也瞬间的萎靡下来,脑中一片空白,惊呆在哪里。

  美女优雅的起身从吴阿木身上走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对面,躺了下来。

  呈现出原来的睡姿,只是那条黑色的内裤还残留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和我梦中的一样?难道刚才的不是梦,她醒了过来,然后自动和我做爱?哪她为什么不继续?」一连串的问题在吴阿木脑中出现。可看她睡在床上的姿态和原来一模一样,「不可能,这不可能。她发现我刚才迷 奸了她吗?不,她一定会发现的,孤男寡女,地上还留着她的内裤,她一定会醒来,然后告我强 奸了她,哪我会坐牢的。怎么办?逃跑?可列车还有到站。」太多的事情让吴阿木脑子都快接近爆炸。

  突然美女睁开的眼睛,水灵灵睁得老大。迅速的扬起了身子,看着吴阿木。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美女疑惑的问道。而吴阿木却惊恐万分,看了一眼美女,立刻望向了躺在地上的那条内裤。

  「你……」美女顺着吴阿木的眼神也看见那样熟悉的物件,伸手摸向自己胯部,愤怒的说道。

  「完了。不,不会的。她刚才喝了乖乖水,她不会记得这时候的事。先要控制住她,别让她叫,别让她跑。」吴阿木的脑中如同一台计算机高速的运转着,一只脚本能的将内裤踢到了床底。

  「啊……我的头好疼,这是哪?」美女举起了手捂住了自己的头摇晃了几下,便垂下了手一动不动,连疼痛的叫喊都没有了,只剩两只眼睛呆呆的看着吴阿木。

  「怎么回事?等等,等等……刚才她做的,都是我想的,梦中和她做爱,惊醒时脑中的空白,断定她会醒来,会怀疑我迷 奸了她,直到现在失去这段时间的记忆,不能说,不能动。不会吧,难道我有了特异功能?可以控制别人的想法与行动?我什么时候有的?难道我刚才的撞击触发我的能力?怎么启动这个能力?

  靠想吗?作用距离有多远?不行,好坏试验一下。」吴阿木冷静下来穿上裤子细细的想着问题。

  「怎么试?让她再和我做爱?不行,现在没这个心思,让她出去给我倒杯水再回来,不行,万一她是装的,是巧合呢?有了,乘务长。」「把我的行李,和美女的包裹拿到这个车间,并带上昆仑山的矿泉水两瓶。」吴阿木有目的性的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

  很快,几分钟后便从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乘务长努力的将一个行李箱和一个袋子带到了吴阿木所在的车厢,先将两瓶昆仑山矿泉水放在了台桌上,再把东西放到了卧铺室的边上。

  「行李我已经帮您们拿来了,这是水免费的。」乘务长看了看美女微笑着继续说道:「您没什么事吧?」

  美女没有回答也没有反应呆呆的看着吴阿木。

  「您没什么事吧?」乘务长又问道。

  「没事,刚醒过来可能还有些晕。」吴阿木见状接话道,并向着让美女说些什么。

  「没事,好晕,我再躺一下吧。」美女有些莫名的说道,便躺了下去。

  「刚才怎么了?」吴阿木问道。

  「有棵树倒在了铁轨边,刚才机车实行紧急制动,剐蹭到了,问题不大,现在他们正再清理,想必一会就可以开动了,请您耐心的等一下,还有几个小时就倒终点站了。」乘务长解释道。

  吴阿木嗯了一声,然后用淫邪的目光扫视了一遍乘务长,只觉得她浓妆艳抹,虽比不上刚才的美女但也颇具姿色。看了一会儿,只见乘务长便眯起了眼睛,将手指伸入了自己口中吮吸起来,另一只手,隔着制服揉起了自己的乳房,用神魂颠倒的脚步移动到吴阿木的面前。叉开双腿坐到了吴阿木的腿上,直接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成功了,果然我能控制别人。而且范围还很大。真是天助我也。」吴阿木此时的喜悦比乘务长的湿吻来的更加的激烈。

  乘务长解开自己的衣扣,将红色的内衣展露出来,亲吻着吴阿木缓缓的下滑,跪倒了他的腿前,将他的肉棒从裤中解放了出来。乘务长用脸贴着那条饱胀的肉棒,缓缓的摩擦,似亲非亲,如同摸着心爱的娃娃。终于忍不住张开了小嘴整个含了进去。慢慢的吮吸,轻轻的翻动。将口水流出来,又迅速的吸了进去。

  吴阿木闭着眼睛,享受着乘务长特殊的服务。双手不知不觉的伸向她的胸罩内。乘务长的胸部并不是很大,只有B左右,平时被厚厚的海绵所包裹,显得有些湿润。他驾轻就熟的摸到了那两颗蓓蕾,不大,但已经勃起,揉捏起来有些硬度。吴阿木用力的挑逗着乳头,让跨下的乘务长更加卖力的舔舐,将头深深的埋到吴阿木的跨内,阴毛扫过她的鼻尖,使得她更加迅速的起伏。终于吴阿木手掌一紧扭住了她娇小的乳房,将大股的精液射入了乘务长的喉咙,那些满出来的白浊也在其后被乘务长吞入口中。

  吴阿木看着面带笑容还在为自己清理肉棒的乘务长,自己也开怀的笑了起来。

  笑声是那么的敞亮,那么的淫邪。旁边的美女也被他的笑声唤起了身,痴淫的看着吴阿木,随后拉开自己腰间连衫裙的拉链,将搭在肩膀上的衣襟从两旁滑落,整条连衫裙瘫倒在了她的脚踝。双手托举着那对单薄乳罩下的大白馒头,淫荡的坐到对面的床上,打开双腿,手指轻轻触碰起白嫩的私处,留着口水勾引着吴阿木。

  乘务长此时也离开了吴阿木的身边,用及快速的动作将自己的制服裙拉倒了腰部,露出黑色的整条连裤袜与里面若影若现的红色内裤。同样退到了美女身边,架起双腿,用指甲将自己的裤袜底部勾破,翻开内裤的底部,向吴阿木展露出自己的粉嫩的私处。哪流着爱液的小口就像嗷嗷待哺的小嘴,渴望着吴阿木肉棒的喂育。

  吴阿木只是坐在对面静静的看着,不时露出淫荡的笑容。两个女人扭动着臀部,手指娇柔的搓动着私处与乳头,诱惑的眼神可以秒杀一切雄性。美女首先安奈不住,先起身向吴阿木走来,轻轻一推将他推到在床上,快上吴阿木的腰部,俯身将自己胸前的两团大肉放到了他的嘴前。吴阿木毫不客气的抓住一只就啄了起来,惹得美女咬紧了嘴唇。随后跨下的微软肉条被一张下口孟的吸了进去,舌头抵触着马眼。

  吴阿木放开了美女的乳房,美女立刻用香舌绕住了他的舌头,交织在了一起。

  美女渐渐的向下吻去,吮吸这他的乳头,顿时让他情绪高涨。她边舔边转过身,直至与另一张小嘴交汇在肉棒的底部。吴阿木身下手摸住两只大小各异的乳房,一只大而柔软,一只小而坚挺,各有千秋。

  两个女人高跷着臀部移到吴阿木的两边,赤裸的下体与包裹着的肉臀摇摆不定,吴阿木伸出双手左右开弓,一只插入少毛的淫穴,一只拨开内裤抚摸中间的小豆,直感觉下体的肉棒被两张小口舔的更加起劲。

  吴阿木脱下自己身上残留的衣物下了床,两个女人会意的把翘臀撅起,并排的跪倒在床上,分别用手指撑开自己的小穴,回头盼望着吴阿木凶器的侵犯。吴阿木用手触摸着两只美丽的鲍鱼,视乎在鉴别那只更加的可口。终于松开了手,像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一把抱住美女的肉臀,将肉棒刺了进去,刺的美女嚎叫了起来。

  此时列车慢慢的运行了起来,前面的障碍已被清除。吴阿木的腰部随着列车的节奏缓慢的动了起来,乘务长调转身子,钻到美女的胯下,用舌头触碰着她们的结合处,像是再用自己的口水为他们添加着润滑液。

  吴阿木在抽插美女时也不忘照顾着下面的那张小口,时不时的插入其中搅动一番。美女的身体配合着吴阿木的行动,浪叫声传遍了整个车厢,但视乎只有他们三人听到。吴阿木捻着美女的乳头,随着她的节奏前后摇摆,不一会美女便僵硬着抖动起身体,释放出最终的嘶吼,胯下的淫液滚滚的顺着肉棒流入到乘务长的口中。

  吴阿木拔出依然挺立的肉棒,抱过乘务长的双腿驾到自己的肩膀上,狠狠的插入了乘务长掰开的肉穴中,与美女紧实的阴道又是一番不同的风味。哪肉穴泥泞的如同浆糊,即湿滑又不失粘稠。美女也趴到了吴阿木胯下,抚摸着他充满褶皱的卵蛋,并不时的为它送上香吻。

  窗外的树影飞快的倒退着,如同吴阿木飞快的抽插着,终于在美女的舔舐与乘务长的呻吟中,抵住了乘务长的阴户,将浓浓的精液射进了乘务长的肉穴中,久久不能自拔,然后才躺回床上,看着两位女人为自己做着清理,并不时露出笑容,渐渐的他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列车不知疲倦的奔跑着,独自穿梭在静静的无光的夜幕下。窗外依然空空荡荡,静的的可怕,车厢内孜孜不倦的吮吸声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吴阿木被身下的湿润感所唤醒,抬头望去,两个乘务员正大开着衣襟,吮吸着他那已经举得老高肉棒。他想起身去触摸那两对晃悠的乳房,却觉得身体已经无力再前行,只得靠着车厢壁,环顾了一下四周,美女已将浅蓝色的连衣裙套上,安详的躺在隔壁的床位上,而她明显没有穿着内衣,黑色的胸罩,达拉在床边,屁股上的裙边显示着她光溜圆滑的肉臀。而乘务长已不知去向,想必已经在另外的车厢,他只得看着两个新面孔的乘务员喝下自己喷发的精液。慢慢的又睡了过去。

  列车还在行驶,车厢内的吮吸声依然没有停止。吴阿木昏昏沉沉的张开眼睛,胯下的乘务员还在埋头苦干,从她的发型看,已不是先前的那两位。他听着手表上的报时,已经七点,已经过了列车到站的时候。他想看看身下服务者的长相,却连举手的力气都已没有。静静的躺着,任由乘务员无情小口的啄食。吴阿木想让乘务员停止吮吸,换来的却是更加麻苏的感觉。终于在乘务员不知疲惫的努力下,尽数喷出,可跨下的乘务员就像还没有喝够精液继续吮吸着。他想着美女起来搀扶他的身体,等了半天也未听见隔壁有所动静,便转头望去,眼前的一切让他觉得时间瞬间停止了。旁边躺着的不是原来丰满诱人的美女,而是一个穿着浅蓝色套裙的纸人。而身下吮吸的乘务员,是一个面容褶皱憔悴,如同干尸的女人。

  吴阿木深深倒吸了一口冷气,视乎将失去的记忆全部吸了回来。

  三天前,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南方陌生的城市,全为一个美丽妖艳的网恋女友。他们一起度过了愉快一天,晚上同时进入了自己下榻的宾馆,准备进入奋战的剧情。可网恋女友却用各种说词推脱着他,直到网恋女友想借故逃脱时,他满心怀疑她在玩弄他的感情,于是将准备好的乖乖水偷偷的倒入了网恋女友的水杯中,直到网恋女友喝下并昏睡了过去。

  吴阿木脱光了她的衣物,便被她妖艳的身段所吸引,疯狂的和她做爱,拍下她的裸照,以便清醒时威胁她就烦。再剩余的两天内,他不断的蹂躏着她,迷 奸着她,知道将乖乖水全数用尽,自己性欲减退便用兴奋药用于重振雄风。终于在最后时刻,因为长时间的服用药物对心脏造成了负面影响,猝死在床上。醒过来的网恋女友立刻报警,却已无力回天。他的灵魂也剥离了他的身躯,赶往火车站,踏上了这般K1234驶向阴间的列车。

  「都想起来了吗?」不知何时乘务长已经站到了门口,只是脸上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红润,而是一片惨白。

  「我已经死了吗?我将到阴间去报道吗?」吴阿木有气无力的说道。

  乘务长点了点头,又笑着说:「你将前往的不是阴间,而是地狱。」「为什么?」吴阿木惊愕的问道。

  「还得她吗?」乘务长指了指躺在一旁的纸人。「她是去往地狱的其中一位引路人。每个做过坏事而死亡的人都会看的见她。她会将看到了人带往他们各自的目的地,而你被带到了这里。」

  「喔。」吴阿木呻吟了一声,再次在身下乘务员的口中射出了精液。精液被她全部吞咽了下去,意犹未竟的离开了吴阿木的胯下,而此时的她已是满面春光的靓女。接着又是一个干瘪的女人走了进来,用极其扭曲的表情看着吴阿木的肉棒,立刻张嘴吸了进去。

  「很奇怪吧?我们是依靠男人的阳气才能保持现在的容貌,一旦得不到补充,皮肤就会干枯发黑。所以像你这种性欲强烈的年轻人是我们的上佳选着。你刚才以为得到了强大的力量,那是应为我们可以看穿你内心的想法。」乘务长看着吮吸着肉棒的乘务员说道。

  「你……」吴阿木想反抗,这时却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别想动了,你还是留着些力气吧,这样不至于在下地狱前就被我们吸干你的精力,那样你在地狱中会感受到比死还痛苦的感受。」说着乘务长蹲下了身子,靠近了吴阿木的肉棒,脸上诡异的笑容再次展开。

  列车继续前行着,天空开始出现了火红的色彩,远处的血色大门渐渐的打开。

  吴阿木烂泥般的躺在床上,身下的肉棒深深的埋入在乘务长的口中跳动着。他的眼神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和窗外天空那般,渐渐变成了一片漆黑。

  列车缓缓的驶入了站台,身穿浅蓝色连衣裙的美女,轻轻的踏进了车厢,走过过道,在一个椅背上靠了下来,拿出手机看了起来。旁边的男士又用那邪恶的目光扫描着她的身段,只是那些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段上,没有人仔细留意着她小嘴上浅浅的微笑。列车再次启程,开往它的终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