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观看影音先锋影片的方法: |  点我查看方法 | 快分享,越多人同时下载速度越快!

醉酒的伴娘 另类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醉酒的伴娘 另类小说


售楼小姐许惠是个很漂亮的姑娘,身材高挑,五官秀丽,曲线很优美,因其外形很出众,追求者甚多。

  她这个年纪的姑娘差不多都会经历的一个工作在前几天找到了她——最要好的朋友一个月后要结婚,请她做伴娘。作为最要好的朋友,自然难以拒绝,虽然听说过一些闹伴娘的段子,但她没做过伴娘,有些紧张,还有点好奇地答应了下来。

  日子过得飞快,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明天就是朋友结婚的日子了,许惠请好假,下午到了好朋友家里帮忙,一直忙到半夜,累得够呛,又困又乏,想要去睡会吧,又看到好朋友两眼泛红,和她妈哭哭啼啼的,又强打精神去陪朋友说话,不知不觉地天就亮了,看看时间新郎已经快要过来接新娘了,就又帮新娘打理了一番妆荣,自己也去精心梳洗打扮了一番,她想这是自己第一次当伴娘,可不要给好朋友丢脸才好。

  时值盛夏,一件合身的短袖浅蓝色细条纹衬衣,及膝的纱质百褶裙,配上刚买的高级黑色长筒丝袜,搭配上一双金色高跟凉鞋,将许惠完美的曲线展现无疑。

  对于自己的伴娘妆扮,许惠也做了些考虑,既不能太过抢了新娘的风头,也不能太随便显得自己不够重视。

  刚刚梳洗完毕,就听到了外面的砸门声,好不热闹,随后红包递上,大门打开,好多人涌了进来,刁难新郎一番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众人帮忙拿着东西上车,接着新娘子回新郎家,其间众青年虽欲对许惠毛手毛脚,在一些长辈的呵斥中灰溜溜的退了下来,看到新郎家带队的长辈组织得力,许惠长舒了一口气,跟在新娘后面上了婚车。

  新郎回老家举办婚礼,一个小时后,车队到达了新郎老家,随后进行了热闹的典礼,由于新郎家里安排得当,并没有人能闹到伴娘们,典礼完毕,双方亲戚又寒暄一番,时间已到了上午十点多,新郎家安排婚宴开始。

  许惠本不善饮酒,但是在这种场合下又不能不喝,就随着她们一起喝山上自己酿的红酒。中午刚过,新郎家的长辈们开始过来劝酒,许惠不善酒场辞令,又是年轻人,在对方长辈们的热情劝说下只能是照单全收,新郎家四位长辈劝过酒以后,连喝四高脚杯红酒的许惠已经有些头重脚轻了。酒喝开了,自然就不那么难劝了,在女陪客们的热情劝酒下,许惠又喝了不少,随后,一波波的青年进来串席喝酒,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新娘子和时尚靓丽的许惠,不善酒场辞令的许惠既要自己喝,还要帮新娘子挡酒,新娘家过来送新娘的那几个长辈和许惠并不熟悉,虽客气几句要帮许惠挡点酒,可收效甚微,喝到下午四点多,许惠喝的已是酩酊大醉,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时候的大席也到了尾声,新娘家的亲戚们要回家了,上车的时候有个难题出现了,没有人知道许惠住在哪里,包括新娘也只知道许惠在城里租房子住,并不知道具体的地址,去问许惠,此时的她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怎么叫也没反应,无奈,新娘和新郎商量一番,如果把许惠送到城里一是没法住,二也没人照应,新娘也放心不下,毕竟许惠是为了她的婚礼才喝醉的,现在只能把她安顿下,等她明天酒醒了再说了……新娘家的亲戚上车走后,新郎新娘便着手安顿许惠的住处,想来想去,觉着把许惠安顿到住在村北边的堂姐家比较合适,堂姐四十多了一直没有结婚,一直自己住,让许惠过去比较方便,还可以让她给许惠照应一下,当下给堂姐挂电话,争得同意以后,新郎和新娘把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的许惠抬上车送了过去……到了堂姐家,堂姐出来帮忙一起把许惠抬了进去。

  “这闺女怎么喝成样了……”

  “她太实在,替俺老婆喝了不少,你可照顾她些”

  新郎说完这些,和新娘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忙,就回去了。

  但这一幕,刚好被路过这里的一个人看到了。

  谁?

  莫老汉。此人五短身材,有点胖,还秃顶,在村里开了个小诊所,年轻的时候条件不咋样,还穷酸,一来二去,五十多了也没找上老婆,但此人还跟得上社会发展,会上网,弄了个无线网卡,平时可以查查资料,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看黄色网站解解寂寞。

  村子不大,都有点亲戚,新郎的婚礼他也去了,当他看到许惠的时候哈喇子差点当场流出来,他又咽了回去,在村子里住了这么多年,何时见过这种货色,无论脸蛋、身材、气质和穿着打扮都让他直咽口水,心中暗想,何时能干个这种妞,死了也无憾了。

  莫老汉回到自己的小诊所,想象着白天见到的许惠的模样,心痒难耐,干什么也没有精神,准备关门打手枪解决问题,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

  来人是新郎的堂姐。

  “这么早就关门,咋回事”

  “这几天累,木有精神,想歇歇,你有啥事?”

  “我这几天也是帮俺兄弟忙婚事,累,头好像要炸开,你给我开点药”

  莫老汉说着话,忽然心中一动,那个漂亮的伴娘不是正在她家里吗……一会工夫,莫老汉给新郎的堂姐配好了几包药片,拿出一包嘱咐她回去赶快喝了,过一会就能好受些,剩下的明天再喝。

  打发走了新郎的堂姐,莫老汉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原来他刚才配的药里放进去了强力安眠药三唑仑,这种药他在网上查了很多案例,觉着以后可能自己能用它办点事,他自己干诊所,就买了几瓶,刚才他在包药的时候想这些药能派上用场了……半个小时以后,莫老汉关好门,穿过一条街就到了新郎的堂姐家,门开着,走近门口,听不到任何动静,莫老汉轻轻走进客厅,看到主卧室的新郎的堂姐已经躺下了,床头厨上是包药的那张纸,他走近看了看,新郎堂姐呼吸很匀称,已经睡着了,他知道1 小时内只要别出太大的动静她就醒不了,1 个小时以后,就是玩了她,她也醒不了,不过,莫老汉的目标可不是新郎的堂姐……他出来把新郎堂姐家的大门关上,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房子西边的卧室,轻轻的推开房门……盛夏时节,下午六点来钟天还是很亮的,透过夕阳的光芒,莫老汉看到了让他想了一天的那个尤物。

  许惠仰面躺在铺了凉席的床上,夕阳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柔美动人,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往下经过平坦匀称的小腹和纤腰,是一双修长匀称的小腿和穿着性感高跟凉鞋的脚,无处不美,美不胜收。

  莫老汉咽了一口口水,轻轻走到床前仔细端详这个惹火的尤物,他深知刚才这个尤物所喝的自酿的红酒,这个酒喝起来口感很好,回味也很香,但是此酒酒力绵长,深厚,后劲十足。刚才他看到许惠被抬进来的时候那幅瘫软如泥的样子,心想这个不知深浅的姑娘喝了这么多的红酒,明天晚上都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没想到自己现在却有机会站在这里,真是天赐良机。

  莫老汉端详了一会这个尤物,知道她宿醉很深,他慢慢座到床上,双手轻轻的放在了许惠饱满的双峰上,轻轻的揉捏,许惠醉得很深,睡得很沉,对于莫老汉的猥亵全然不觉。

  挺拔而又弹性十足的两个肉球带给莫老汉极好的触感,看着死睡的美人,心里爽到了极点,他手上慢慢加力,挤压这对肉球,却带给他更棒的触感,他感到自己已经一柱擎天了,好爽。

  揉捏了两个半球十多分钟后,再看看美女还是睡得那么死,莫老汉精虫上脑,胆子愈发的大了起来,他麻利的解开许惠短袖衬衣上的几个纽扣,把衣服往两边一分,又解开许惠的胸罩,扔到了床里面,一对浑圆挺拔的玉乳跃然眼前,姑娘的乳晕并不大,和小巧的乳头都呈现出浅粉色,即使许惠是躺在床上,高耸的双峰还是傲然挺立,显示出它那良好的弹性。莫老汉咽着口水,即使他每天都浏览黄色网站,也没见到过这么漂亮的乳房,他心里赞叹着,双手就摸了上去,手感极好,比刚才隔着衣服摸感觉要好太多了,又大又圆,温暖滑腻,弹性十足,莫老汉双手齐上,环住姑娘的乳根用力向上推,直到乳尖,充分的感受乳球的柔嫩与弹性,来回的揉捏挤压,看着两个乳球在自己的双手下不断的变化着形状,双手传来阵阵快感,莫老汉又低头含住了姑娘胸前的蓓蕾,他舔弄一番之后,再用手指轻轻揉搓,反复几次,姑娘粉红的乳头就挺立了起来,莫老汉心花怒放……玩了好一会肉球,莫老汉的双手沿着姑娘平坦的腹部向下移动,轻轻的捏着许惠的两侧腰眼,双手叉起来丈量了一番姑娘的纤腰,感觉极好,再抬头看看,姑娘依旧睡得很沉,对他的玩弄毫无察觉,心里可爽翻了,他把许惠的百褶裙往上掀起,直到姑娘的腰部,这时姑娘那曲线完美的下半身便暴露在了莫老汉的眼前。

  在黑丝的包裹下两条玉腿让莫老汉垂涎不已,大腿浑圆玉润,小腿修长饱满,再衬上尤物脚上那双性感的高跟,完美至极,莫老汉的双手当下就摸捏了上去,光滑的丝袜带给他极好的手感,许惠穿的不是连裤袜,袜根箍在大腿上部,莫老汉先是摸捏穿丝袜的大腿部分,然后手上移,再摸捏姑娘那没有丝袜包裹的大腿根部,反复比较,充分感受姑娘大腿的温暖与柔嫩,然后,他一手提起姑娘的脚踝,另一只手去揉捏姑娘那滚圆的小腿肚,反复的提捏揉搓,好不过瘾……莫老汉看到天色渐暗,知道来了时间不少了,他压了压欲火从床沿上站起,推开房门,经过客厅就来到了主卧室门口,他径直走到了新娘的堂姐的床前,先听了听,呼吸均匀沉重,又抓过女人的手,试了下脉搏,很平缓,再扒开眼皮看看,心中就有底了,那女人正在深度睡眠中,一切尽在掌握,今晚可以尽情的享用那个大美女了,心中狂喜。

  莫老汉退出主卧室,关好了主卧室的门,二番回到了许惠所在的小卧室,关门,上床,拉窗帘,开灯,做完这一切,莫老汉看着躺在床上衣不蔽体的姑娘,已是欲火中烧,他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让憋得难受的老二解放了出来,别看莫老汉五短身材,可胯下之物却蔚为壮观,怒涨鸡巴长度接近二十厘米,且龟头硕大,这也是莫老汉最引以为豪的家伙,莫老汉脱衣服看到自己的大家伙不由得感慨万千,自己的这条鸡巴从没痛快淋漓的干过一次,年轻时每次去嫖妓,那些妓女一看到他这个家伙已是吃惊,办事的时候不等他插到底就大呼小叫,不再让他往里插,他自然做不出来,做不出来就更难受,几次下来,他便对嫖妓失去了兴趣,加上他这些年一直未曾娶妻,憋得不行的时候只能想着村里那些花一样的姑娘,然后自己解决,何曾痛快淋漓过,没想到今天却碰上了天大的美事,看着眼前这个惹火的尤物,无论脸蛋、身材、气质还是打扮都是村里的那些姑娘没法比的,自己在村里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时尚性感的货色,更难以相信的是现在自己竟然可以对她为所欲为,心中畅快,无法形容。

  别看莫老汉没干过几次女人,但他学过医,对男女之事本就非常了解的,加上他这些年一直浸淫于黄色网站排遣寂寞,脑袋当中的龌龊想法比平常人多了去了,此时此景,他可以尽情的实践一番了。

  莫老汉脱光衣服以后,在许惠身边坐下,开始给许惠脱衣服,夏天本来就穿的少,莫老汉一会工夫就把许惠脱的光溜溜的了,莫老汉并没有把许惠的丝袜和鞋脱下来,因为这两样山里很难见到的东西穿在许惠身上更让他欲火高涨。然后莫老汉把许惠的身体移动到床的中央。为了不影响他的下一步行动,他把许惠的双腿并拢好,把许惠的双臂摆出个投降的姿势,看着很好笑,他拿过一个枕头对折起来甸到许惠的脖子下面,这样姑娘的下巴就成为了身体最高的部分,做完这些,莫老汉一手捏住姑娘的鼻子,在姑娘张嘴喘气的时候,另一只手按住姑娘的下巴,随后他那硕大的龟头便挤入了姑娘的双唇之间……非常的温暖,润滑,原来插进女人的嘴里是如此的舒服,自己终于也体会到了这种感觉,莫老汉松开捏姑娘鼻子的手,扶住姑娘的头开始了他的第一个实践,他尝试着让自己的龟头在姑娘的嘴里前后抽动,他看着自己的大龟头在姑娘的皓齿和香舌之间进进出出,感受着姑娘温暖的口腔带给他的阵阵快感,他尝试更深入姑娘的口腔,终于,龟头顶到了姑娘的喉头上,姑娘开始干咳,却带给他更强烈的快感,他稍微退出,等姑娘不咳了,就又顶了进去,几次之后,他又发现乐趣,当他的大龟头尝试往姑娘的喉头里面挤的时候,虽然挤不进去,但姑娘由于喉头被完全塞住,憋得难受拼命呼吸,吸的他的龟头非常的舒服,他便开始反复如此的享受这种极致的快感……不一会工夫,莫老汉感觉龟头发麻,心想不好,赶紧把鸡巴从姑娘的嘴里抽了出来,虽然他欲火中烧,但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射在姑娘嘴里,那样事后很容易会被发现,他可不想这么完蛋,他现在才觉得人生太需要珍惜,他的余生要好好的享受女人,现在更是要好好的享受,他可不想就这么完事,还有好多的想法要在这个美女身上实践呢。

  莫老汉稍稍平静了一下,就把湿漉漉的大鸡巴放在了姑娘的两个高耸浑圆的乳房中间,然后他双手从两侧挤住两个乳球,让乳球紧紧地夹住他的大家伙,开始来回抽动鸡巴,享受姑娘的双乳带给她的快感。鸡巴是刚从姑娘嘴里抽出来的,并不缺乏润滑,而许惠的双乳又发育得非常好,浑圆饱满,弹性十足,能充分的包裹莫老汉的大鸡巴,莫老汉充分享受着柔嫩的乳肉的挤压,看着大龟头在两个浑圆的乳球之间出没,再看看大醉的姑娘,毫无反应的任由他玩弄,这一切让莫老汉极其的其畅快。

  用姑娘的乳球尽情的爽了一番,接近喷发的临界点的时候,莫老汉把鸡巴从姑娘的乳沟中抽了出来,此时姑娘白嫩的乳沟已被磨得微微泛红,莫老汉在姑娘身边坐下,休息了一小会,让鸡巴降降温。

  稍事休息过后,莫老汉再次行动,这次他的目标是姑娘那诱人的大腿,他要把自己能想到的都尝试一番,至少到现在为止,刚才的两个尝试都带给他从未体验过得快感,让他得到了的超爽的享受,这更给了他信心,他要继续在这个尤物身上发泄他压抑许久的欲望,把他这些年有过的一些想法统统实践一番,感受感受。

  莫老汉把姑娘的两条小腿扛到自己肩上,用自己的腰带把姑娘的膝盖上方箍紧,随后他把自己坚挺的鸡巴塞进姑娘的两条大腿之间,位置刚好在姑娘腹股沟下面十来公分的地方,然后他用双手在外面按住姑娘的大腿外侧,让姑娘的大腿内侧对他的鸡巴能有足够的挤压,做好了这些准备工作,他开始尝试在姑娘的两腿之间来回的抽动鸡巴,享受着姑娘大腿内侧的柔嫩,滑腻。而丝袜的摩擦又加快了他快感的提升,莫老汉就这样抱着这双美腿干了起来,随着他的运动,姑娘两条小腿也跟着起伏,浑圆的小腿肚在他的肩上弹起落下,相当舒服的按摩……又过了许久,莫老汉再次到了临界点,莫老汉抽出鸡巴,解开姑娘腿上的腰带,再次让鸡巴降温。

  片刻休息过后,莫老汉又行动了起来,他对姑娘修长圆润的双腿非常着迷,他把许惠弄成一个侧卧的姿势,又按住姑娘的腰把她的上身弄成个挺腰、抬头、挺胸的样子,再搬动姑娘的双腿,摆成侧卧的姿势,他把姑娘两腿并拢,大腿和小腹呈90度,小腿和大腿也呈90度,姑娘醉得非常深,任由莫老汉肆意摆弄。把姑娘摆成这样以后,莫老汉便面向姑娘的大腿后侧作了下来,然后开始长时间的揉捏姑娘两条大腿内侧后侧柔嫩的肌肉和姑娘浑圆的小腿肚。

  摸捏许久,莫老汉的大鸡巴已是一柱擎天,涨得生疼,准备提枪上马,不过他的目标是姑娘的后门,而不是阴道,这里面有莫老汉的心思,女人他干过不少,但是女人的后门他却没尝过是什么滋味,再就是如果干了女人的前面,必然会被女人察觉,或多或少留下的体液他也怕成为证据,而干女人的后面,即使你干的她大便解不下来了,她也很难想到是因为被爆肛导致的。

  莫老汉拿定主意,他用手把姑娘圆润的屁股往两边一分,姑娘那紧紧闭合的菊花便露了出来,浅褐色的,干干净净,非常精致,莫老汉咽了口口水,用手轻轻的摸了摸,然后他对准姑娘的肛门吐上一口口水,用食指轻轻的将口水均匀的抹在姑娘肛口的小褶皱上,然后借着口水的润滑食指便捅了进去,很紧,很热,来回抽动了几下,拔了出来,得出结论,姑娘的肛门非常健康。

  莫老汉再也按耐不住,为了方便进入,他把姑娘的双腿扛在肩上,一手扶住姑娘的双腿,另一手扶着杀气腾腾的大鸡巴,稳稳顶在了许惠的菊门上,然后莫老汉腰部用力,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开始一寸寸的前进,姑娘的肛口的褶皱被慢慢的全部撑开了,向前挤入的感觉无比畅快,大鸡巴越发的坚硬火热,终于,借着那点口水的润滑鸡蛋大小的龟头挤了进去,并被紧紧的箍住,把莫老汉爽的不行,稍事停留后,莫老汉继续发力,把自己的足有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巴一寸寸的全部挤了进去,姑娘温热的肠道紧紧的包裹着莫老汉的大鸡巴,让他舒爽无比,莫老汉暗想,原来女人的菊花带来的感受远比阴道要强烈的多,自己第一次干女人的后门,还是这么个大美女的后门,真是太爽了。想归想,莫老汉动作不停,他两手扶住姑娘的大胯,慢慢的开始抽插,逐渐加力,快感节节攀升。

  当莫老汉感到有点累了的时候,他又把许惠摆弄成侧卧位,把许惠的双腿紧紧地蜷曲到她的胸前,然后在姑娘身后侧身躺下,再次把自己硕大的鸡巴全部塞进了姑娘紧致的肛门里面,姑娘温热的直肠紧紧包裹着莫老汉硕大的鸡巴,使它愈发的膨大,再带给莫老汉更爽的感觉,莫老汉一只胳膊支撑身体并用手扳住姑娘的肩头,另一只手按住姑娘的大胯,开始在姑娘身后大力抽插,撞击的姑娘的屁股蛋噼啪作响。

  当莫老汉放缓节奏的时候,他的魔爪开始在姑娘身上四处游走,时而捏揉丰满的乳球,时而在姑娘的大腿,大胯,纤腰上捏弄,然后开始长程炮击,看着近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巴向外抽得只剩下龟头在里面,然后再狠狠地尽根插入,带给莫老汉的是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极致快感,舒爽透顶……凌晨三点多了,尽情享受了一夜的莫老汉开始做善后工作,他做的非常的细致,把一切都恢复如初,消灭了一切痕迹之后,莫老汉便撤退了。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在新郎堂姐的照料下许惠才醒转过来,头疼欲裂,啥也不记得了,刚一起身,肛门就火烧火燎的钻心的疼,无论座着,还是走路。她却无法想到,也无法开口问什么……许惠回家以后,过了一晚上,头倒不怎么疼了,但解了个大便,差点把她疼得晕过去,没解完就疼得受不了了,无奈之下,还要去医院,女人看这个怕被熟人看到,她在网上查到市里有一家专科医院,她就自己坐车去看病,当然,肛肠科接诊的没有女大夫,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医生在许惠的痛苦的呻吟中把两个手指塞进了姑娘红肿不堪的肛门里…… 售楼小姐许惠是个很漂亮的姑娘,身材高挑,五官秀丽,曲线很优美,因其外形很出众,追求者甚多。

  她这个年纪的姑娘差不多都会经历的一个工作在前几天找到了她——最要好的朋友一个月后要结婚,请她做伴娘。作为最要好的朋友,自然难以拒绝,虽然听说过一些闹伴娘的段子,但她没做过伴娘,有些紧张,还有点好奇地答应了下来。

  日子过得飞快,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明天就是朋友结婚的日子了,许惠请好假,下午到了好朋友家里帮忙,一直忙到半夜,累得够呛,又困又乏,想要去睡会吧,又看到好朋友两眼泛红,和她妈哭哭啼啼的,又强打精神去陪朋友说话,不知不觉地天就亮了,看看时间新郎已经快要过来接新娘了,就又帮新娘打理了一番妆荣,自己也去精心梳洗打扮了一番,她想这是自己第一次当伴娘,可不要给好朋友丢脸才好。

  时值盛夏,一件合身的短袖浅蓝色细条纹衬衣,及膝的纱质百褶裙,配上刚买的高级黑色长筒丝袜,搭配上一双金色高跟凉鞋,将许惠完美的曲线展现无疑。

  对于自己的伴娘妆扮,许惠也做了些考虑,既不能太过抢了新娘的风头,也不能太随便显得自己不够重视。

  刚刚梳洗完毕,就听到了外面的砸门声,好不热闹,随后红包递上,大门打开,好多人涌了进来,刁难新郎一番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众人帮忙拿着东西上车,接着新娘子回新郎家,其间众青年虽欲对许惠毛手毛脚,在一些长辈的呵斥中灰溜溜的退了下来,看到新郎家带队的长辈组织得力,许惠长舒了一口气,跟在新娘后面上了婚车。

  新郎回老家举办婚礼,一个小时后,车队到达了新郎老家,随后进行了热闹的典礼,由于新郎家里安排得当,并没有人能闹到伴娘们,典礼完毕,双方亲戚又寒暄一番,时间已到了上午十点多,新郎家安排婚宴开始。

  许惠本不善饮酒,但是在这种场合下又不能不喝,就随着她们一起喝山上自己酿的红酒。中午刚过,新郎家的长辈们开始过来劝酒,许惠不善酒场辞令,又是年轻人,在对方长辈们的热情劝说下只能是照单全收,新郎家四位长辈劝过酒以后,连喝四高脚杯红酒的许惠已经有些头重脚轻了。酒喝开了,自然就不那么难劝了,在女陪客们的热情劝酒下,许惠又喝了不少,随后,一波波的青年进来串席喝酒,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新娘子和时尚靓丽的许惠,不善酒场辞令的许惠既要自己喝,还要帮新娘子挡酒,新娘家过来送新娘的那几个长辈和许惠并不熟悉,虽客气几句要帮许惠挡点酒,可收效甚微,喝到下午四点多,许惠喝的已是酩酊大醉,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时候的大席也到了尾声,新娘家的亲戚们要回家了,上车的时候有个难题出现了,没有人知道许惠住在哪里,包括新娘也只知道许惠在城里租房子住,并不知道具体的地址,去问许惠,此时的她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怎么叫也没反应,无奈,新娘和新郎商量一番,如果把许惠送到城里一是没法住,二也没人照应,新娘也放心不下,毕竟许惠是为了她的婚礼才喝醉的,现在只能把她安顿下,等她明天酒醒了再说了……新娘家的亲戚上车走后,新郎新娘便着手安顿许惠的住处,想来想去,觉着把许惠安顿到住在村北边的堂姐家比较合适,堂姐四十多了一直没有结婚,一直自己住,让许惠过去比较方便,还可以让她给许惠照应一下,当下给堂姐挂电话,争得同意以后,新郎和新娘把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的许惠抬上车送了过去……到了堂姐家,堂姐出来帮忙一起把许惠抬了进去。

  “这闺女怎么喝成样了……”

  “她太实在,替俺老婆喝了不少,你可照顾她些”

  新郎说完这些,和新娘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忙,就回去了。

  但这一幕,刚好被路过这里的一个人看到了。

  谁?

  莫老汉。此人五短身材,有点胖,还秃顶,在村里开了个小诊所,年轻的时候条件不咋样,还穷酸,一来二去,五十多了也没找上老婆,但此人还跟得上社会发展,会上网,弄了个无线网卡,平时可以查查资料,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看黄色网站解解寂寞。

  村子不大,都有点亲戚,新郎的婚礼他也去了,当他看到许惠的时候哈喇子差点当场流出来,他又咽了回去,在村子里住了这么多年,何时见过这种货色,无论脸蛋、身材、气质和穿着打扮都让他直咽口水,心中暗想,何时能干个这种妞,死了也无憾了。

  莫老汉回到自己的小诊所,想象着白天见到的许惠的模样,心痒难耐,干什么也没有精神,准备关门打手枪解决问题,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

  来人是新郎的堂姐。

  “这么早就关门,咋回事”

  “这几天累,木有精神,想歇歇,你有啥事?”

  “我这几天也是帮俺兄弟忙婚事,累,头好像要炸开,你给我开点药”

  莫老汉说着话,忽然心中一动,那个漂亮的伴娘不是正在她家里吗……一会工夫,莫老汉给新郎的堂姐配好了几包药片,拿出一包嘱咐她回去赶快喝了,过一会就能好受些,剩下的明天再喝。

  打发走了新郎的堂姐,莫老汉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原来他刚才配的药里放进去了强力安眠药三唑仑,这种药他在网上查了很多案例,觉着以后可能自己能用它办点事,他自己干诊所,就买了几瓶,刚才他在包药的时候想这些药能派上用场了……半个小时以后,莫老汉关好门,穿过一条街就到了新郎的堂姐家,门开着,走近门口,听不到任何动静,莫老汉轻轻走进客厅,看到主卧室的新郎的堂姐已经躺下了,床头厨上是包药的那张纸,他走近看了看,新郎堂姐呼吸很匀称,已经睡着了,他知道1 小时内只要别出太大的动静她就醒不了,1 个小时以后,就是玩了她,她也醒不了,不过,莫老汉的目标可不是新郎的堂姐……他出来把新郎堂姐家的大门关上,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房子西边的卧室,轻轻的推开房门……盛夏时节,下午六点来钟天还是很亮的,透过夕阳的光芒,莫老汉看到了让他想了一天的那个尤物。

  许惠仰面躺在铺了凉席的床上,夕阳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柔美动人,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往下经过平坦匀称的小腹和纤腰,是一双修长匀称的小腿和穿着性感高跟凉鞋的脚,无处不美,美不胜收。

  莫老汉咽了一口口水,轻轻走到床前仔细端详这个惹火的尤物,他深知刚才这个尤物所喝的自酿的红酒,这个酒喝起来口感很好,回味也很香,但是此酒酒力绵长,深厚,后劲十足。刚才他看到许惠被抬进来的时候那幅瘫软如泥的样子,心想这个不知深浅的姑娘喝了这么多的红酒,明天晚上都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没想到自己现在却有机会站在这里,真是天赐良机。

  莫老汉端详了一会这个尤物,知道她宿醉很深,他慢慢座到床上,双手轻轻的放在了许惠饱满的双峰上,轻轻的揉捏,许惠醉得很深,睡得很沉,对于莫老汉的猥亵全然不觉。

  挺拔而又弹性十足的两个肉球带给莫老汉极好的触感,看着死睡的美人,心里爽到了极点,他手上慢慢加力,挤压这对肉球,却带给他更棒的触感,他感到自己已经一柱擎天了,好爽。

  揉捏了两个半球十多分钟后,再看看美女还是睡得那么死,莫老汉精虫上脑,胆子愈发的大了起来,他麻利的解开许惠短袖衬衣上的几个纽扣,把衣服往两边一分,又解开许惠的胸罩,扔到了床里面,一对浑圆挺拔的玉乳跃然眼前,姑娘的乳晕并不大,和小巧的乳头都呈现出浅粉色,即使许惠是躺在床上,高耸的双峰还是傲然挺立,显示出它那良好的弹性。莫老汉咽着口水,即使他每天都浏览黄色网站,也没见到过这么漂亮的乳房,他心里赞叹着,双手就摸了上去,手感极好,比刚才隔着衣服摸感觉要好太多了,又大又圆,温暖滑腻,弹性十足,莫老汉双手齐上,环住姑娘的乳根用力向上推,直到乳尖,充分的感受乳球的柔嫩与弹性,来回的揉捏挤压,看着两个乳球在自己的双手下不断的变化着形状,双手传来阵阵快感,莫老汉又低头含住了姑娘胸前的蓓蕾,他舔弄一番之后,再用手指轻轻揉搓,反复几次,姑娘粉红的乳头就挺立了起来,莫老汉心花怒放……玩了好一会肉球,莫老汉的双手沿着姑娘平坦的腹部向下移动,轻轻的捏着许惠的两侧腰眼,双手叉起来丈量了一番姑娘的纤腰,感觉极好,再抬头看看,姑娘依旧睡得很沉,对他的玩弄毫无察觉,心里可爽翻了,他把许惠的百褶裙往上掀起,直到姑娘的腰部,这时姑娘那曲线完美的下半身便暴露在了莫老汉的眼前。

  在黑丝的包裹下两条玉腿让莫老汉垂涎不已,大腿浑圆玉润,小腿修长饱满,再衬上尤物脚上那双性感的高跟,完美至极,莫老汉的双手当下就摸捏了上去,光滑的丝袜带给他极好的手感,许惠穿的不是连裤袜,袜根箍在大腿上部,莫老汉先是摸捏穿丝袜的大腿部分,然后手上移,再摸捏姑娘那没有丝袜包裹的大腿根部,反复比较,充分感受姑娘大腿的温暖与柔嫩,然后,他一手提起姑娘的脚踝,另一只手去揉捏姑娘那滚圆的小腿肚,反复的提捏揉搓,好不过瘾……莫老汉看到天色渐暗,知道来了时间不少了,他压了压欲火从床沿上站起,推开房门,经过客厅就来到了主卧室门口,他径直走到了新娘的堂姐的床前,先听了听,呼吸均匀沉重,又抓过女人的手,试了下脉搏,很平缓,再扒开眼皮看看,心中就有底了,那女人正在深度睡眠中,一切尽在掌握,今晚可以尽情的享用那个大美女了,心中狂喜。

  莫老汉退出主卧室,关好了主卧室的门,二番回到了许惠所在的小卧室,关门,上床,拉窗帘,开灯,做完这一切,莫老汉看着躺在床上衣不蔽体的姑娘,已是欲火中烧,他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让憋得难受的老二解放了出来,别看莫老汉五短身材,可胯下之物却蔚为壮观,怒涨鸡巴长度接近二十厘米,且龟头硕大,这也是莫老汉最引以为豪的家伙,莫老汉脱衣服看到自己的大家伙不由得感慨万千,自己的这条鸡巴从没痛快淋漓的干过一次,年轻时每次去嫖妓,那些妓女一看到他这个家伙已是吃惊,办事的时候不等他插到底就大呼小叫,不再让他往里插,他自然做不出来,做不出来就更难受,几次下来,他便对嫖妓失去了兴趣,加上他这些年一直未曾娶妻,憋得不行的时候只能想着村里那些花一样的姑娘,然后自己解决,何曾痛快淋漓过,没想到今天却碰上了天大的美事,看着眼前这个惹火的尤物,无论脸蛋、身材、气质还是打扮都是村里的那些姑娘没法比的,自己在村里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时尚性感的货色,更难以相信的是现在自己竟然可以对她为所欲为,心中畅快,无法形容。

  别看莫老汉没干过几次女人,但他学过医,对男女之事本就非常了解的,加上他这些年一直浸淫于黄色网站排遣寂寞,脑袋当中的龌龊想法比平常人多了去了,此时此景,他可以尽情的实践一番了。

  莫老汉脱光衣服以后,在许惠身边坐下,开始给许惠脱衣服,夏天本来就穿的少,莫老汉一会工夫就把许惠脱的光溜溜的了,莫老汉并没有把许惠的丝袜和鞋脱下来,因为这两样山里很难见到的东西穿在许惠身上更让他欲火高涨。然后莫老汉把许惠的身体移动到床的中央。为了不影响他的下一步行动,他把许惠的双腿并拢好,把许惠的双臂摆出个投降的姿势,看着很好笑,他拿过一个枕头对折起来甸到许惠的脖子下面,这样姑娘的下巴就成为了身体最高的部分,做完这些,莫老汉一手捏住姑娘的鼻子,在姑娘张嘴喘气的时候,另一只手按住姑娘的下巴,随后他那硕大的龟头便挤入了姑娘的双唇之间……非常的温暖,润滑,原来插进女人的嘴里是如此的舒服,自己终于也体会到了这种感觉,莫老汉松开捏姑娘鼻子的手,扶住姑娘的头开始了他的第一个实践,他尝试着让自己的龟头在姑娘的嘴里前后抽动,他看着自己的大龟头在姑娘的皓齿和香舌之间进进出出,感受着姑娘温暖的口腔带给他的阵阵快感,他尝试更深入姑娘的口腔,终于,龟头顶到了姑娘的喉头上,姑娘开始干咳,却带给他更强烈的快感,他稍微退出,等姑娘不咳了,就又顶了进去,几次之后,他又发现乐趣,当他的大龟头尝试往姑娘的喉头里面挤的时候,虽然挤不进去,但姑娘由于喉头被完全塞住,憋得难受拼命呼吸,吸的他的龟头非常的舒服,他便开始反复如此的享受这种极致的快感……不一会工夫,莫老汉感觉龟头发麻,心想不好,赶紧把鸡巴从姑娘的嘴里抽了出来,虽然他欲火中烧,但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射在姑娘嘴里,那样事后很容易会被发现,他可不想这么完蛋,他现在才觉得人生太需要珍惜,他的余生要好好的享受女人,现在更是要好好的享受,他可不想就这么完事,还有好多的想法要在这个美女身上实践呢。

  莫老汉稍稍平静了一下,就把湿漉漉的大鸡巴放在了姑娘的两个高耸浑圆的乳房中间,然后他双手从两侧挤住两个乳球,让乳球紧紧地夹住他的大家伙,开始来回抽动鸡巴,享受姑娘的双乳带给她的快感。鸡巴是刚从姑娘嘴里抽出来的,并不缺乏润滑,而许惠的双乳又发育得非常好,浑圆饱满,弹性十足,能充分的包裹莫老汉的大鸡巴,莫老汉充分享受着柔嫩的乳肉的挤压,看着大龟头在两个浑圆的乳球之间出没,再看看大醉的姑娘,毫无反应的任由他玩弄,这一切让莫老汉极其的其畅快。

  用姑娘的乳球尽情的爽了一番,接近喷发的临界点的时候,莫老汉把鸡巴从姑娘的乳沟中抽了出来,此时姑娘白嫩的乳沟已被磨得微微泛红,莫老汉在姑娘身边坐下,休息了一小会,让鸡巴降降温。

  稍事休息过后,莫老汉再次行动,这次他的目标是姑娘那诱人的大腿,他要把自己能想到的都尝试一番,至少到现在为止,刚才的两个尝试都带给他从未体验过得快感,让他得到了的超爽的享受,这更给了他信心,他要继续在这个尤物身上发泄他压抑许久的欲望,把他这些年有过的一些想法统统实践一番,感受感受。

  莫老汉把姑娘的两条小腿扛到自己肩上,用自己的腰带把姑娘的膝盖上方箍紧,随后他把自己坚挺的鸡巴塞进姑娘的两条大腿之间,位置刚好在姑娘腹股沟下面十来公分的地方,然后他用双手在外面按住姑娘的大腿外侧,让姑娘的大腿内侧对他的鸡巴能有足够的挤压,做好了这些准备工作,他开始尝试在姑娘的两腿之间来回的抽动鸡巴,享受着姑娘大腿内侧的柔嫩,滑腻。而丝袜的摩擦又加快了他快感的提升,莫老汉就这样抱着这双美腿干了起来,随着他的运动,姑娘两条小腿也跟着起伏,浑圆的小腿肚在他的肩上弹起落下,相当舒服的按摩……又过了许久,莫老汉再次到了临界点,莫老汉抽出鸡巴,解开姑娘腿上的腰带,再次让鸡巴降温。

  片刻休息过后,莫老汉又行动了起来,他对姑娘修长圆润的双腿非常着迷,他把许惠弄成一个侧卧的姿势,又按住姑娘的腰把她的上身弄成个挺腰、抬头、挺胸的样子,再搬动姑娘的双腿,摆成侧卧的姿势,他把姑娘两腿并拢,大腿和小腹呈90度,小腿和大腿也呈90度,姑娘醉得非常深,任由莫老汉肆意摆弄。把姑娘摆成这样以后,莫老汉便面向姑娘的大腿后侧作了下来,然后开始长时间的揉捏姑娘两条大腿内侧后侧柔嫩的肌肉和姑娘浑圆的小腿肚。

  摸捏许久,莫老汉的大鸡巴已是一柱擎天,涨得生疼,准备提枪上马,不过他的目标是姑娘的后门,而不是阴道,这里面有莫老汉的心思,女人他干过不少,但是女人的后门他却没尝过是什么滋味,再就是如果干了女人的前面,必然会被女人察觉,或多或少留下的体液他也怕成为证据,而干女人的后面,即使你干的她大便解不下来了,她也很难想到是因为被爆肛导致的。

  莫老汉拿定主意,他用手把姑娘圆润的屁股往两边一分,姑娘那紧紧闭合的菊花便露了出来,浅褐色的,干干净净,非常精致,莫老汉咽了口口水,用手轻轻的摸了摸,然后他对准姑娘的肛门吐上一口口水,用食指轻轻的将口水均匀的抹在姑娘肛口的小褶皱上,然后借着口水的润滑食指便捅了进去,很紧,很热,来回抽动了几下,拔了出来,得出结论,姑娘的肛门非常健康。

  莫老汉再也按耐不住,为了方便进入,他把姑娘的双腿扛在肩上,一手扶住姑娘的双腿,另一手扶着杀气腾腾的大鸡巴,稳稳顶在了许惠的菊门上,然后莫老汉腰部用力,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开始一寸寸的前进,姑娘的肛口的褶皱被慢慢的全部撑开了,向前挤入的感觉无比畅快,大鸡巴越发的坚硬火热,终于,借着那点口水的润滑鸡蛋大小的龟头挤了进去,并被紧紧的箍住,把莫老汉爽的不行,稍事停留后,莫老汉继续发力,把自己的足有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巴一寸寸的全部挤了进去,姑娘温热的肠道紧紧的包裹着莫老汉的大鸡巴,让他舒爽无比,莫老汉暗想,原来女人的菊花带来的感受远比阴道要强烈的多,自己第一次干女人的后门,还是这么个大美女的后门,真是太爽了。想归想,莫老汉动作不停,他两手扶住姑娘的大胯,慢慢的开始抽插,逐渐加力,快感节节攀升。

  当莫老汉感到有点累了的时候,他又把许惠摆弄成侧卧位,把许惠的双腿紧紧地蜷曲到她的胸前,然后在姑娘身后侧身躺下,再次把自己硕大的鸡巴全部塞进了姑娘紧致的肛门里面,姑娘温热的直肠紧紧包裹着莫老汉硕大的鸡巴,使它愈发的膨大,再带给莫老汉更爽的感觉,莫老汉一只胳膊支撑身体并用手扳住姑娘的肩头,另一只手按住姑娘的大胯,开始在姑娘身后大力抽插,撞击的姑娘的屁股蛋噼啪作响。

  当莫老汉放缓节奏的时候,他的魔爪开始在姑娘身上四处游走,时而捏揉丰满的乳球,时而在姑娘的大腿,大胯,纤腰上捏弄,然后开始长程炮击,看着近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巴向外抽得只剩下龟头在里面,然后再狠狠地尽根插入,带给莫老汉的是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极致快感,舒爽透顶……凌晨三点多了,尽情享受了一夜的莫老汉开始做善后工作,他做的非常的细致,把一切都恢复如初,消灭了一切痕迹之后,莫老汉便撤退了。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在新郎堂姐的照料下许惠才醒转过来,头疼欲裂,啥也不记得了,刚一起身,肛门就火烧火燎的钻心的疼,无论座着,还是走路。她却无法想到,也无法开口问什么……许惠回家以后,过了一晚上,头倒不怎么疼了,但解了个大便,差点把她疼得晕过去,没解完就疼得受不了了,无奈之下,还要去医院,女人看这个怕被熟人看到,她在网上查到市里有一家专科医院,她就自己坐车去看病,当然,肛肠科接诊的没有女大夫,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医生在许惠的痛苦的呻吟中把两个手指塞进了姑娘红肿不堪的肛门里……

  本楼字节数:28612

  【全文完】